关注我们

录音室传奇:Pink Floyd《月之暗面》的制作攻略

  • By 音乐人攻略

1

年轻的Alan Parsons

premierguitar | 来源

Mitch Gallagher | 作者

FleaWang | 编译

 

想象一下,如果你19岁就成为了一名助理录音工程师,工作地点位于伦敦著名的艾比路录音室。最初一个阶段的工作——Beatles的最后两张专辑《Let It Be》和《Abbey Road》。当晋升为专职工程师后,你被安排去跟一支叫做Pink Floyd 的乐队去搞《Atom Heart Mother》的录制,随后是《Dark Side of the Moon》(后者是让你第一次赢的十多项格莱美奖提名的专辑)。挺酷的工作起点对吧?

对Alan Parsons来说,这就是他作为毕生职业的录音工作的起点。他发掘出一大批录音艺术家,包括 T he Hollies ( 《He Ain’t Heavy, He’s My Brother》 ,《The Air That I Breathe》), Paul McCartney (《 Red Rose Speedway》,《Wild Life》), Al Stewart (《 Year of the Cat》,《Time Passages》), Ambrosia (《 Ambrosia》)等等。但是 Parsons不满足于一直工作在控制台之后,他也带领他的前卫摇滚乐团 Alan Parsons Project登上舞台,其专辑大受欢迎(包括《 I Robot》,《Eye in the Sky》,《Stereotomy》 等等),他的世界巡演一路也广受好评。他是一位出色的歌手,键盘手,萨克斯手,笛手,贝斯手,吉他手...同时写歌写的也很不错。

2

Alan Parsons Project - Pyramid(1978)

这位出色的音乐人也很有担当精神,录制了系列的教学DVD,网络视频以及高级研修课,指导新一代的工程师和制作人。

毋庸置疑,在与从George Harrison到David Gilmour几位传奇人物一起合作过之后,Alan Parsons对如何录制美妙的吉他音色十分精通。下面我们谈谈Alan分享的吉他录音秘诀以及他是如何在《Dark Side of the Moon》这张专辑中录制那种创造性音色的。

*注:以下黑色加粗部分代表提问,正常部分代表回答

 

与Alan Parsons的采访内容

您录制了一些有史以来最具标志性的吉他声音——David Gilmour在 《Money》中的音色可称作一个典型的例子。麦克风肯定是至关重要的一环。过去您曾经说通常选择电容式麦克风为吉他音箱拾音,从不用动圈麦克风,这是为什么呢?

 

动圈麦克风倾向于强调我称为“hard”的高频信号,比如3kHz或4kHz——而这段也是你通常在电吉他上不想强调的。用电容麦往往平滑的效果更好,也可能是我运气很好,至少过去这样做效果一直不错。

您更倾向于用大振膜电容麦还是小振膜电容麦?

事实上两种我都挺喜欢。早先我大多数时候都用大振膜电容麦——一般是Neumann U87或者U86。不知为何,我喜欢Neumann电容麦胜过AKG的产品。至于AKG,我更喜欢它的动圈麦克。常常有人问我是否关注市面上最近出了多少新式麦克——新的电容麦,新的铝带式麦等等。我确实有关注,但是我还是会回去跟那批追随我的老装备继续工作。新产品很长一段时间都没带给我什么惊喜。

parsons

(Parsons给吉他手的录音建议:不要害怕提升低频信号。电吉他的声音可能听起来会很硬很薄,但是加强低频可以帮助缓解这一问题。)

您说过您摆放麦克风时避免摆在距离吉他放大器很近的位置。这种说法仍然正确吗?

这当然正确了,因为如果你在特定位置给扩音的扬声器拾音,你听到的只是扬声器的那一部分的声音,你听到的不是整个扬声器的声音。 所以我想说,一般而言,你得到的并不是全貌。我想这里可能存在人们对吉他拾音的一种臆想成分——他们可能觉得“如果我不把麦克风放在箱体正前方,我就会拾到鼓声了”,而事实上这是不会发生的。一切都会正常工作。因为吉他的声音会足够响,其余的会足够安静。即便是在现场,你移到一尺远的位置也没什么问题。

所以你一般会从离箱体大约一英尺处开始吗?

现场的话,我可能要从八到九英尺处开始。在录音室,我可能甚至会从一英尺半处开始,也就是18英寸左右。我也可能移到五六英尺远处,这都取决于响度大小以及这是否为一个有四个扬声器的箱体。你需要在至少18英寸远处才能均匀的拾取四个扬声器的声音。

也就是说您这么做是要捕捉整个箱体的声音。

对的,我认为如果你是一个吉他手的话,你听到的是整个箱体的声音而不是单个的扬声器的声音。我并不是说这是一条准则或者如果你只拾取一个麦克风的话效果可能不好。我只是讲,一般而言,我想要让整套装备的声音都能被听到,而不是其中的一部分。

您也提到在吉他箱子上您从来不用环境麦克风,这是因为您已经把单只麦克风移到远处了吗?

这么说有些太概括了。我是用过环境麦的。我认为如果你是跟一个乐队一起录制吉他的声音,环境麦只会减少通道分隔度,通过外部处理室内声音往往效果一样好甚至更通用一点。如果你想要一把吉他听起来是在室内的话,就加一个室内插件,这会听起来很不错,你也可以借此控制虚拟麦克风的距离和几乎所有的东西。不过只是一般来说我不用环境麦克风,我只是觉得不用它们普适性更强。

如果是要在原带上录吉他这还会成立吗?

原带录音是不一样的,这也都取决于音乐的风格。如果某种音乐需要的是环境声,那么我会支一个环境麦克风。如果想要的是那种紧贴你的脸的声音,那我就不会像之前那么做。我认为每种情形都是不同的。

谈到这儿,您能回忆起在与Beatles合作期间用的是什么麦克风吗?

我记得录《 Let It Be》 的时候, Glyn Johns在George的箱子上用了一个Neumann U 67。在录《 Abbey Road》时,Geoff Emerick更偏爱AKG D19。

3

跟Gilmour合作录  Dark Side of the Moon时情况又如何呢 ?

可能是一个Neumann U87,也可能是 U86。我到现在也坚持这么用。

那您是把这两个一起来用呢还是分开单独用?

非此即彼。等到我们着手做原带配音时,可能我就只会用一个Neumann U47了,以便我们做人声部分。有时我也会把那个麦加在这上面。

parsons2

(录制Floyd的Dark Side对Parsons 来说困难重重,其中的原因包括对不同的延音分别配有五六个磁带机组。)

只是因为这样比较方便吗?

是的,U47是一个很好的麦克风,它能够极好的录制人声和吉他。我没找到任何理由用87或者86完成这项工作。 但是,你知道,录专辑的时候经过了一年多,吉他部分有的是当场录的,但我们也做过很多在原带上录的处理。我想说当时是用过不少不同的配置的。

在那一年间的工作过程中,您对曲目之间的声音匹配是否给予了特别关注呢?

当时并没有要求要这样做。我的意思是不同曲目之间的声音是不同的,并且作品的风格也是多样的,,并且确实没有需要去关注连续性。

Gilmour是在控制室演奏的还是在录音室演奏的呢?

这是我头一次碰到的情况:David Gilmour在控制室演奏,而他的扩音器留在在录音室里。此前我从未这么做过。

是说他的箱头在控制室而扬声器在是录音室里吗?

不是的,他的整套装备都在录音室里。

所以你接了一条很长的吉他线到扩音器吗?

是的,我们当时接了一条很长的吉他线。但我后来发现这可能并不是一个好主意(笑)。 用一条长的吉他连接线会丢失很多东西…

但是最后出来效果也不错啊…

是的,似乎是还行(笑)。当时首先要解决的一件事就是高频。我们用一条长线得到的声音比一条短线更柔和一些。

艾比路工作室里的录音室是挺大的房间吧?

大多数吉他都在三号录音室,事实上这是所有里面最小的一间——但是它确实是挺大的。

你花了多少时间才找到扩音器的麦克风的合适的摆放位置?

通常来说,我会在外面摆一个麦克风,我可能会移动它一下,理论上来说,我通常都会找到能让它良好发挥功能的位置,如果它不能正常工作了,我就会再移动它。 但是如果找到一个效果好的位置我又有什么必要动它了呢,是吧?

你当时就在按照你的 ‘18英寸& 4x12箱子’哲学操作了吗?

我想是的。

有消息称Gilmour录这张专辑时有一部分是用Fender Twin录的. 那样的话拾音要求也一样吗?

我不记得了。我只记得是有一个4x12 的Hiwatt箱体还有一个Leslie扬声器。比如 《Breathe》这首歌里就用到了。

 

那么你是如何拾音的呢?

大概是隔开一段距离,可能是一个麦克风在上面,一个摆在下面。因为我们是用的16轨,与24轨是截然不同的,我可能不在录音室里录Leslie—因为轨数不够。它可能是单声道录出来的,所以从Leslie当中得到了很好的频谱响应,而不是双声道的效果。

leslie-speaker-old-300x199

Leslie扬声器

我们听到的声音跟你一开始捕捉的很接近呢还是当时又经过了大量的后期处理了?

David录音的时候带了他的效果器包来。他当时有非常先进的效果器板,实际上我并不清楚那是不是可以那么称呼,但他确实有很多效果器,比如相位踏板、哇音踏板以及各种各样的踏板。当时也有一个EMS公司产的HiFli,算是一种控制设备并带有一种早期形式的合唱和其他的效果。这是一包有趣的东西。

您曾说过过去您不是很偏爱压缩,除非去处理失控的的动态。那么您在Dark side of the moon的混音中用到了大量压缩吗?

一般我更倾向于全部不用压缩或者除了鼓之外都压缩,因为我极度反感压缩鼓组。 所以,虽然制作人Chris Thomas希望各个部分都用压缩,我说服他只需要压缩乐器和人声部分,但是鼓不能压。

在这张专辑里,您是怎么用非常少的录音室设备就创造了一些很酷的声音— 主要就是一个EMI的控制台,一个16轨的录音机,Fairchild限幅器和一个EMT板式混响。

每种以时间为基础的过程都用磁带完成——那时候还没有数字设备。我们可能有五到六个磁带机来做各种延时,包括混响延时等等。 我清楚地记得在混录时不得不从其他录音棚借来录音机以获得混响等等。

Fairchild

Fairchild 670

这过程中也有很多磁带循环,您又额外做了很多磁带输入编辑吗?

确实够多,16轨录的是一个编辑带。你可能认为所有歌曲之间的连结是在混音阶段完成的,但实际上并不是如此。这些都在主音轨上完成,第一面和第二面之间有一个间隔,正像在乙烯基唱片上一样,但你却能连续播放整个多轨录音。

您实际上就是在主盘录音上进行编辑的吗?

是的,这对整个音轨能不能很好的播放也是一个挑战, 在正确的地方用正确的乐器并且在交叉处保证没有问题。

如果要开始一项新的工程,就不得不清除旧的录音。所以新的录音往往需要更好—因为你没办法像今天用数字手段点击取消那样简单,而且你没有足够多的剩余音轨?

最后为得到更多可用的轨数,我们用了 second generation 。『 注:所谓 “Second generation”,是指从一台多声道录音磁带机到另一台多声道录音磁带机的一种操作,用以空出更多音轨来做额外的原带配音』有一些歌,我记不太清楚具体是哪些了,贝斯和鼓在second generation带子上是被减到两轨了。

在其他部分后来叠在上面的情况下想平衡好鼓和贝斯并且还能让它们听起来不错是一个很大的挑战吧?

这确实很有挑战性(笑)。 我当时会想“我的上帝,我希望我调好了,因为我不能倒回去重新调!”

有时候有限的选择权可能胜过有很多选择。回顾从前的经历,您是否认为这些限制也算一种有利条件呢?

我对这点完全认同!现在有太多决定是可以以后做的,但我会尽早在第一时间做出选择。

parsons22

(Parsons对进录音棚录音的人的建议是专注于演奏和音乐创作本身,而不是过多关注设备。)

Dark Side发行距离现在差不多快40年了, 但至今仍被唱片爱好者视为录音神作。您把这归因于哪一点?

这非我一人之功劳。我的意思是说,乐队成员对在录音室中工作都轻车熟路了,他们也可能算得上是在那里录音的技术上最纯熟的乐队了。他们知道一个录音室能做到什么, 并充分利用这些条件。 同时他们也促使我努力工作——他们经常会好好支使他们的工程师来扫除障碍。坦白地讲,对一个见习的录音师来讲找不到比这更好的一个乐队了(笑)!

 

对于想在家庭录音室里获得质量不错的声音效果的音乐人,您有什么建议吗?

用好的麦克风和好的麦克前置放大器,然后就不用想太多,让乐队演奏就行了。 尽量把处理都做在前期——在演奏和创作方面多花些心思。 对于录音的艺术与科学,我们在Village工作室做了系列的大师课,并邀请了顶尖的乐手: Nathan East 『Eric Clapton,Four Play,Stevie Wonder,Herbie Hancock的合作贝斯手]』, Rami Jaffee『Wallflowers,Foo Fighters的合作键盘手』, Vinnie Coliauta『Sting,Allan Holdsworth,Frank Zappa,Jeff Beck的合作鼓手』以及 Michael Thompson『洛杉矶有名的录音吉他手』。

我们预设了一轨,没用到插件,但听起来很不错,也没用到特殊的声音处理手段。每个人都在自然而然的演奏出自己部分的很棒的声音。 Nathan有他自己的一小包效果器,Michael用了一满架的设备,所以他们是从源头处就让声音听起来很棒,然后我们做的仅仅是把它存到磁盘上,结果放出来声音也非常好。还有一种普遍的看法是你花越多的时间在实验和后期处理上效果会越好,但往往相反的做法是正确的。

对在家录音的吉他手您有什么建议吗?

毕竟现在技术先进了,你可以用Line 6 Pods和SansAmp这些设备来做出很好的失真。 但是你要知道,有些声音无论再怎么模拟也是比不上原配置的,比如一把经典款LP接一个Marshall箱子发出来的声音。我仍然觉得一种好的吉他声音以其他任何方式都是难以得到的,大部分要归功于演奏本身。首先来说我不是一个电吉他手,我曾在家里准备了一套装备,但是我一弹起来那声音听起来就好像是彻头彻尾的垃圾,但是当一个吉他手在场时,他能够让那把琴唱起歌来(笑)。所以说单这一点就会造成巨大的差异。音乐水平的高低,跟其他因素比起来有很大的不同,它会主导一把吉他的声音出来会如何。

最后您还有什么想说的吗?

“我就还想再说一点:如果你是吉他手的话千万别不敢增加低频信号。我经常这么做,电琴可能听起来又硬又单薄,相对于去去除这些很硬的声音,我会在控制台上加一些低频信号来让它听起来更平滑。”

 

关于David Glimour的设备

david

吉他手David Gilmour在录《月之暗面》期间用了一系列装备。鉴于他爱更换设备的嗜好,录音的时段安排的跟现场演出重合了,并且整个周期长至一年,所以很难列出一个录《月之暗面》时期的设备详单。然而,下面这几件被普遍认为是该时期用到的主要设备。

 

吉他:

Gilmour的有名的黑色Fender Strat 是该时期的主要战器。录音期间,经常修改的1969年款 Fender Strat配有一个63的琴颈,玫瑰木指板,单线圈拾音器,一个额外的微型切换开关用以切换别的拾音器组合。在73年初,Gibson PAF拾音器被装在琴桥以及中间拾音器之间,但是在这张专辑之中是否听到该拾音器的声音仍存在争议。

Gilmour也用了一把Fender 1000 pedal-steel吉他,G6调弦 (D–G–D–G–B–E,从低到高)。他也用了一把1970年的定制琴(由加拿大乐器工匠Bill Lewis打造)来弹 《Money》的 solo,这把琴桃花心木琴体,黑檀指板,24品,带定制款拾音器。别的录音也可能用到了这把琴。

davidsgear_slide_jedsonwhit

Fender 1000 pedal-steel

放大器:

这一时期,Gilmour选用了Hiwatt DR103 100-瓦箱头配4x12的箱体。 据Alan Parsons回忆,用的箱子是Hiwatts,然而有些来源 (如 Gilmourish.com) 称可能用的是WEM箱子。 后者还称录这张专辑时还用到了一个 Fender Twin箱,但是Parsons回忆并没有用到该设备。Leslie或者Maestro Rover其中一个旋转扬声器箱也用到了。

HIWATT10001

效果器:

Gilmour以出神入化的运用效果而著称,无论是在现场演出还是在录音棚中皆是如此。录Dark Side用到的效果器主要有Dallas Arbiter Fuzz Face,Binson Echorec II,Colorsound Power Boost,Univox Uni-Vibe,Kepex tremolo,以及EMS的 Synthi HiFli。

Parsons选用的麦克风

访谈中Parsons提到的Neumann U47, U67和U87麦克风可能在很多不同风格的音乐专辑的录制过程中用的比其他的麦都多。不过它们都挺贵的—特别是老式的U47和U67。下面我们列出的几款优质替代品相对物美价廉,表现出众。

Neumann U47

W-U47

1949 到1965年间制造, U47 是一个大振膜电容麦,带有可切换的极性模式。它有突出的通用性,对各种源声音的接收效果都不错,包括人声和吉他。 声音比较干净并且有很好的高频的温暖度。 Beatle乐队的制作人’ , George Martin称U47是他最钟爱的麦克风。

1969年,U47 FET—一个非常不同的固态电子学麦克风发布,很多工程师喜欢用FET款来录鼓和立式贝斯。

Neumann U67

U67I+Ow

早在60年代初,U67就被推出用以解决U47的一些缺点,—有些工程师感觉U47录出来的声音太过尖利并且低音沉重,在录人声特写的时候会有这种情况。 U67仍然是一个大振膜电容麦,但它增加了一个低音衰减开关,而且中频上段也有一定衰减。它的通用性也极强,带有一个大振膜, 可切换极性模式, 以电子管为基础的电容器设计。 U 67对很多工程师和制作人来讲被认定为工作室标配。

Neumann U87

U87i-circuit Neumann U87在专业录音市场上是经常被用的一种麦。它是一款固态电子学大振膜可切换极性的麦克风。很多工程师靠它来录人声,但它实际上被用到很多地方,包括管弦乐队,鼓(Bruce Swedien , Duke Ellington,以及 Michael Jackson都很信赖用它录tom鼓),电吉他以及一些别的。

大振膜电子管电容麦替代产品: Mojave Audio MA-200 ($1,095), Rode K2 ($699), SE Electronics Z5600a ($849), Avantone Audio CV-12 ($499), or Studio Projects T3 ($599)

大振膜固态电子学电容麦替代产品: Mojave Audio MA-201 FET ($695 ), Audio-Technica AT2035 ($149 ), Rode NT1000 ($329 ), Blue Bluebird ($299 ), AKG Perception 220 ($179 )

 

关于《Dark Side of The Moon》

Pink Floyd在1973年初发行他们的代表作《 Dark Side of the Moon》之前已经发行过七张专辑,并且取得了极大的成功。 自1971年他们就在筹备新歌和组曲—最初被称为 《 Dark Side of the Moon: A Piece for Assorted Lunatics》的作品,并在72年初面向媒体表演过。 Floyd于同年五月进棚开录,合作伙伴为Alan Parsons(负责管控制台)和 Chris Thomas (Roxy Music, Badfinger, Sex Pistols, Pretenders的制作人,负责唱片制作)。他们用了将近一年时间录出了有史以来影响力最大的专辑之一:月之暗面。

Dark Side在1973年三月一经发行就造成了极大轰动 。短短一周之内就登顶Billboard专辑排行榜,并保持了惊人的 741周。 这是有史以来最畅销的专辑之一,销量仅次于Michael Jackson的Thriller。它也被重新灌录和重新发行了若干次,近年来又在 Why Pink Floyd…中整理发行。

 

热门阅读

内有彩蛋

 

敲开爵士之门:蔡剑老师要给你上一门爵士吉他网络体验公开课

 

吉他玩家专号:

GTLOGOs

关注公众号,每天推送精华文章:

MGLOGO

想找音乐行业相关工作?请戳下图:

slogan-banner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