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我们

You Got Me Singing——悼莱昂纳德·科恩

  • By 音乐人攻略

阿天 | 作者

Then he struck my heart

而他让我心战栗

With a deadly force,

用那致命的力量

And he said This heart

他说道,这颗心:

It is not yours

它不属于你

By The Rivers Dark Leonard Cohen - Ten New Songs 

就如同《By The Rivers Dark》中描绘的一般,死神终于又一次来光顾他,这一次他没像从前那样反抗,顺从的跟随那一道黑斗篷,消失在歌中反复吟唱的无尽的黑暗之中。莱昂纳德·科恩,温柔的看了这个世界最后一眼,离开了。

随着Sony Music Canada(科恩的唱片公司)在脸书上发布文字,这位伟大的音乐诗人逝去的消息由北美大陆辐射到这个星球的各个角落,又由各个渠道传到对这位歌者或熟悉或陌生的个体。声明中称,科恩的家人还沉浸在无尽的悲痛之中,具体的死因和确切的死亡时间也没有透露,所以科恩可能离开我们不只是11号的上午那么近的距离了。各公众号的推送也大多于昨日第一时间发出,但向这位音乐家致哀,可能并不需要一种新闻报道式的方式,可能黑夜降临时播放科恩的专辑,沉浸在那标志性的低沉嗓音中,更能寄托我们的哀愁。

今年十月科恩发行了个人第14张专辑《You Want It Darker》,在访谈中科恩就提及自己每况愈下的健康和死亡的话题。这张专辑也是老人在受疾病困扰的状态下完成的。访谈中老人还笑言想活到120岁,一直写一直唱,可终是没能度过这个寒冷的季节。

我想在这个时刻,作为歌迷抑或追随科恩的读者也好,我们的悲痛可能是有形的,有的人可能失声痛哭,有的人可能呆呆的盯着天花板,任由眼泪一点点蔓延到枕头边。何以至此?当你的生活与一种音乐紧密连结在一起时,创造出这些音符的人就如同你的好友,甚至亲人一样。不知道有多少人的夜晚,要在科恩的声音中才能得以安眠。

谈到国外的音乐诗人,很容易想到的两位就是 Bob DylanLeonard Cohen。就在前段时间,迪伦获得了诺贝尔文学奖,在各路媒体的大肆报道下,还有一部分人联想到科恩,觉得他拿到诺贝尔文学奖也是当之无愧的。私下里,迪伦跟科恩就是非常要好的朋友,迪伦曾经说过“如果要当一分钟其他人,那可能就是科恩”。从这句话不仅能看出迪伦对科恩才华的欣赏,用现在的词汇来说,更可以称迪伦为这位大他七岁的老大哥的“迷弟”。两人常聚在一起谈论艺术,随手写点什么,诗就出现了,再用吉他点缀三两和弦,歌就写成了。

诚然,两位老诗人的作品都是大师之作,但是他们却是两个不同的风格。迪伦的嗓音,透着一种棱角,科恩的嗓音,浸着哀愁。不过这自然是就年老时来说的,年轻时科恩的嗓音,也是十分清亮的,在听惯了他后来的作品时乍一听早期的作品,真有可能有点儿不适应。下面举个例子,听听看这首《Master Song》

科恩的身份有很多,音乐家,诗人与小说家。1967年他的音乐作品发行前,科恩就已经出版了两部小说:《The Favourite Game》和《Beautiful Losers》,最后因为对作家的经济收入感到无奈而将重心转向音乐创作。作为音乐人,科恩横跨五十年的艺术生涯给无数后辈音乐人以启迪。

感谢河畔小屋waters老师,下面我们跟随他的脚步,以四首科恩的代表作,透过科恩的音乐来走近科恩。

1.《著名的蓝雨衣》(Famous Blue Raincoat)    

这首歌据说是莱昂纳德写给他的朋友兼情敌的,这位朋友与他的女友相爱,最后却一走了之。这个男人在凌晨给他远在天涯某处的朋友写信,无尽的矛盾纠结在纽约冰冷的冬夜,如水雾一样氤氲弥漫。

与传说相比,这首歌更像是写给他自己的。多年之后,当他的好友珍妮佛·沃恩斯(Jennifer Warnes)将这首歌的同名专辑唱红之时,“那个25岁的年轻人,在伦敦买那件博柏利雨衣,在寒冷的汉普斯泰德公寓睡简易床、写他的第一部小说的日子,已是恍若隔世。”这件雨衣后来在莱昂纳德录制他的首张专辑时在纽约的阁楼中被偷走。

珍妮佛·沃恩斯是科恩多年的合作者,也是多年的朋友。科恩的歌在美国多年半红不黑,后来也是珍妮佛将他的作品集结,自己演绎,在八十年代一炮而红,将这个几乎已经淡出大众视线的老男人又带回公众视野。她的这张专辑就是《著名的蓝雨衣》。

珍妮佛“善於揉和忧伤、喜乐、感怀与念旧等情绪的歌声”令人难舍,老式的唱法对九零后的一代而言或许稍显陌生,却绝对经得起时间的考验。

2.《苏珊娜》(Suzanne)

这首歌是莱昂纳德的成名作之一,最早由朱蒂·科林斯(JudyCollins)唱红,后来柯恩自己演绎并收入专辑。歌词中主角与“苏珊”之间的心灵契合,游移于爱情和宗教情感之间,曾引起诸多揣测和传说。这首歌其实是谱上了曲的诗,以其暧昧、深刻的情感,吸引了无数人,传唱至今。

朱蒂·科林斯是美国60年代民谣舞台伟大的女歌手之一。她优美细腻、水晶般清亮的嗓音,具有无伴奏演唱的得天独厚的条件。演唱的歌曲从配器到旋律都比较简单,但却给人一种纯洁美好、返朴归真的感觉。

“一个寒冷的冬日......屋外大雪纷飞,独自在家的莱昂纳德,静静地聆听着朱迪版的《苏珊娜》。一遍听完后,他提起唱针,放回音轨开始处。一遍,一遍,又一遍。”

3.《哈利路亚》(Hallelujah)  

这首歌的故事就像一个奇迹。收录这首歌的莱昂纳德新专辑《多重立场》由美国一家小唱片公司制作发行,专辑在美国排行榜上不见踪影,发行公司的人认为这首歌永远火不了。

但从1986年以来,这首歌已经被超过300位不同种族不同音乐类型的歌手翻唱过,其中最为有名的是早逝的天才歌手杰夫·巴克利(Jeff Buckley)演绎的版本。这首歌甚至还成为了基督教世界和世俗世界通用的赞美诗。我们熟悉的香港艺人邓紫棋和张敬轩也曾合唱过,他们都拥有基督信仰。

“哈利路亚”字面上的意思是“赞美上帝”。但作者认为“哈利路亚”非宗教独有。人在审视自己的生命和世界时,总能感到有一个不受我们控制的意志存在。它是如此深藏不露。在这样费解的意志面前我们能做什么呢?只能说一句“哈利路亚”。

4.《爱人,爱人,爱人》(Lover, Lover, Lover)

1973年10月6日,埃及和叙利亚对以色列发动了赎罪日战争。作为誓与以色列共存亡的犹太人,莱昂纳德翌日飞去特拉维夫参战。当然,他得到的工作是操起吉他为士兵们唱歌以鼓舞士气。以色列的沙漠之美,战友情深和伤亡之痛激发了他的灵感,他一挥而就,写下了Lover,Lover,Lover(爱人,爱人,爱人)。

“这首歌为双方士兵而写”……“战争是奇妙的。…参与者能发挥出自己最大的潜能;你能感受到现代城市生活中感受不到的东西。”21世纪初当他的经理人偷光他所有积蓄后,七十三岁的莱昂纳德展现了他作为战士的一面,毅然重新踏上对年轻人来说都难以承受的密集的巡演之路,却开启了前所未有的受欢迎的新时代。

多年的禅修和忧郁症的远离,使他的台风逐渐达到了从容不迫随心所欲而与观众和谐共鸣的新阶段。在2010年纪录巡演过程的新专辑《来自路上的歌》(Songsfrom the Road)中,开头就是当年这首写于战场的《爱人,爱人,爱人》,然而,今非昔比了。

无论从音乐风格还是演绎方式,甚至是歌者的嗓音来看,这个歌唱着的老灵魂已经与演唱《著名的蓝雨衣》时代的莱昂纳德截然不同。这首歌道尽了他的信仰所达到的高度、一生与女子的纠缠、潜藏的勇敢的心和最后的和解——与自己、与上帝、与爱人。光已经进入他的身体和心灵,听,这无与伦比的吉他和演绎——


不知道科恩会被埋在哪一方尘土下,但愿有一天能有幸经过那片墓园,门口的石碑刻着“忧郁王子长眠于此”,耳机里回荡着You got me singing, even though the world is gone…路过的人都献上一首赞美诗然后悄悄离去,这个星球上最孤独的灵魂与月光同在,R.I.P

 

《You Got Me Singing》

http://music.163.com/#/song?id=29378375

 

▽敬请关注▽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