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我们

寻找一千位曾经一无所有的人 | 崔健衍生品众筹

  • By 音乐人攻略

很多人并没有什么机会为自己喜欢的偶像做过什么切实的事,我却有这样的荣幸可以为喜欢的老崔、以及那些和我一样也喜欢崔健很多年的人,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在崔健摇滚三十年之际,留下一些值得纪念和回忆的东西。

前往众筹页面,支持老崔

崔健,谁啊?

北京电视台上街随机采访了一些90后。

“你知道崔健吗? ”  “不知道,谁啊?”

对啊,一个二十多年前的摇滚歌手,现在的小孩为什么要知道呢?选秀节目天天嚷嚷“摇滚精神”, 摇滚不就是吵一点的歌嘛。他们恐怕很难理解,曾经,摇滚乐真的可以是一杆旗帜,一把枪。

“我要人们都看到我,但不知道我是谁。”— —用了这么多年,他终于成为了当初在他《假行僧》里唱到的那样。

戴上耳机,又听到这个八十年代就比周杰伦还吐字不清,牢牢叨叨的男人。“不是我不明白,这世界变化快。”

 恩。

我的自述

那是我高中时代的后期,第一次听到崔健的《一无所有》,北方民歌的唱法配上当时国内罕见的放克节奏和布鲁斯,直接把我给听炸了。歌里的小号堪称那个年代最骚气的声音。

那时的我躺在学校的双层硬床板上,听着打口带里崔健沙哑的声音几乎是在嘶吼。我的妈,怎么会有这样的歌。硬气,太牛逼了。用后来我的朋友"伍叁伍伍"的话说,就像当头挨了一闷拳。别说,还挺舒服的。

在四大天王还没有火起来的八十年代,崔健就这样打开了中国最早一批摇滚乐手和乐迷的任督二脉。

我叫王冬,1992年,为了追逐我的艺术之路,我决定放弃已经考上的理工科学校,只身前往鲁迅美术学院,和一群艺术类考生住在一起再考一年,每天就是画画和听音乐,那时每天都几乎会画十多个小时,条件又非常艰苦,晚上大家攒钱买散啤,一边喝一边听着崔健的音乐,谈艺术谈将来。

当耳边响起那首《新长征路上的摇滚》“埋着头/向前走/寻找我自己”,心中都会有喷薄而出的振奋,这首歌崔健唱出了在艰难中的坚持,在困惑中对自我价值。

1995年是我在鲁迅美术学院学习艺术的第三年,正是我听摇滚乐最为疯狂的时代,同时代也正是国内外摇滚乐的鼎盛时期,我们听唐朝,黑豹,轮回,何勇,张楚,PinkFloyd,theBeatles,U2等等,在美院强调自由和个性化的艺术氛围里,放肆地释放着无处安放的荷尔蒙,有一位学长请来轮回乐队在学校的小礼堂开演唱会,结果学生们最后 high 到把礼堂里的桌子椅子都砸了个粉碎。

2001年我离开中国,先去了加拿大,然后2003年去了芝加哥,芝加哥是蓝调的诞生地,整个城市弥漫着靡靡之音。我在芝加哥读平面设计的硕士,期间深受当地音乐的影响,一边上学一边工作,日常听爵士蓝调,虽然远在异乡,对国内的乐坛新闻已经不太 follow,但间或听一听崔健,还能找回大学时代的激情来。

可以说老崔是我摇滚乐的启蒙者,老崔在我心目中的地位一直以来是无可取代的。

1986年到2016年,时光静静流过,我已经从一个毛头小子,变成了一个大叔,崔健的军装换成了休闲外套,那时乐坛的摇滚明星到如今已和我们一样平常地变老,然而摇滚精神仍在内心发出巨响。

事到如今仍然有很多人在津津乐道,崔健当年是如何一言不发地上台,用一块红布遮盖双眼,唱起《一块红布》,” 那天是你用一块红布, 蒙住我双眼也蒙住了天, 你问我看见了什么, 我说我看见了幸福”。像平地一声惊雷般让台下的观众震惊,触动,流泪,和疯狂。这首歌无论放在哪个时代听,都能让人震动。

第一次见到老崔本尊,是在崔健的大连演唱会,现场当老崔最后一首歌《一无所有》响起,我瞬间泪奔,当时身边的观众都疯狂地从座椅上弹起来,跟随着老崔在吼的时候,我却一下子陷在座位上,任凭眼泪完全不受控制的流下,老崔带给我的感动是无与伦比的。

今年三月份,我有幸拍摄老崔,那天是老崔的乐队排练,我们插空去拍,老崔本人话不多,沟通当中都是一些拍摄的细节,工作起来一丝不苟。另外,在大连演唱会的前一晚我还特意去看了老崔和乐队的合练,记得全体人员是当天傍晚抵达的大连,简单吃过,就直奔演出现场,一直排练到凌晨,他非常注重细节,有时一首歌会反反复复演练十几遍,直到满意。

我和崔健

我说我看见了幸福

今年七月份得知崔健即将在秋天举办演唱会,纪念他为摇滚为音乐燃烧了三十年,我身边许多默默追随崔健许多年的乐迷都热烈地说起这件事,三十年,不仅仅是崔健摇滚的三十年,更是我们珍贵的青春岁月。

我萌生了为所有喜欢崔健和摇滚乐的人做些什么的想法,留住我们共同的回忆,同时致敬老崔不老的摇滚精神。

细数中国独立音乐,能做得到一直保持音乐热情和作品质感的,真的屈指可数,首当其冲且当仁不让的,就是崔健,崔健将中国的元素完美融合在摇滚曲风里,歌词也饱含时代烙印,映射出崔健独有的视角和人生哲学,直到如今都没有改变,非要说有什么改变,就是军装换成了休闲外套,他一路走下来,一直都在做自己。

有人奉他为摇滚教父、神,他不以为然。他戴着一顶绣着红五星的棒球帽,面容严肃,眼神坚定,衣着朴实,不多话,然而一说出口却是落地有声,铮铮有力。老崔自己说过:“如果说过去三十年是我的 A 面,未来将是B 面的开始,不管你们喜不喜欢摇滚乐,未来的三十年我们还是会在!”

这是三十年的坚持,三十年的沉淀,三十年的信仰。

我的项目

在着手做崔健衍生品的时候,我接触了很多也喜欢崔健的人。知名媒体人周俭和我一起制作了崔健大事件纪念笔记本,他可称为是崔健的铁粉,他收集了跟崔健相关的简直是海量的纪念品,海报、票根、磁带、报纸剪报等等一切一切。

周俭对崔健和中国摇滚的大事件如数家珍,当他翻阅这些沉淀了时光的纪念品时,青春和往事一幕幕浮现,仿佛那些时光从不曾远去,和崔健有关的一切成为自己前半生的热血记录。

这本笔记本几乎所有的文案都来自于周俭,配合着其他非常重要也是友善的朋友们提供的崔健珍贵的历史照片,不少还从未公开过,这本并不厚的纪念笔记本承载着贯穿几十年的摇滚回忆,翻开的已不仅仅是纸张,而是滚烫的青春,激荡的黄金时代。

 

我把这一切放在一起,翻开又合上,我知道这是远远超出个体意义的行动,想不到的是竟然可以引发这么多人的全情支持,我像是握着一个记忆的载体,每一次翻开都被汹涌的回忆湮没。而这,大概就是“热爱”的力量。

除了崔健大事件笔记本,还设计了一枚崔健滚动三十的纪念挂坠,用的是铜和银的组合,整个造型就像崔健的音乐一样,带着坚硬的味道,上面镌刻着“滚动三十 1986-2016”,背面是一颗崔健摇滚精神最标志性的五角星,无论是佩戴还是收藏, 都是非常有纪念意义的作品,要把“崔健的精神带在身边”。

另外我专门请了我一位国内知名的插画师朋友,将老崔的形象以版画的形式体现,成为这次视觉的主题,当我们把设计稿递交给老崔的时候,老崔也很喜欢。

画面上是崔健低头弹吉他的剪影,棒球帽上那颗五角星那么坚定,1986-2016 年的时间节点也是无数人与崔健共同记忆的一个段落,崔健唱摇滚已经三十年了,你还在摇滚吗?

 

 

 

 

为何众筹

很多人并没有什么机会为自己喜欢的明星、偶像做过什么切实的事,我却有这样的荣幸可以为喜欢的老崔、以及特别是那些和我一样也喜欢崔健很多年的人,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让所有这些默默追随崔健多年,视崔健为信仰的人,在崔健摇滚三十年之际,留下一些值得纪念和回忆的东西,在下一个三十年的时候拿出来看,将会有更多深刻的意义。

我能为老崔做的这些事,也许有一天也会湮没在历史长河中,但于我,是一次摇滚情怀的释放,希望能够找到一千位和我同样喜欢崔健的人的支持。

我的回报

 

 

前往众筹页面,支持老崔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