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我们

“好声音”巡演遭烂尾?VIP票100元两张没人要

  • By 音乐人攻略

[ 导读]广州站 长沙站连续遭遇低上座率后,12月24日,“好声音”全国巡演成都站因“天气及部分参演人员疾病等因素影响”宣布取消 “好声音”巡演从人人争抢的香饽饽变成赔钱货。

年度最火节目《中国好声音》要“烂尾”了?12月24日,“好声音”全国巡演成都站宣布取消,组委会给出的原因为“天气及部分参演人员疾病等因素影响” 备受关注的“好声音”巡演陷入了“四面楚歌”的境地。

自2012年12月1日开始,《中国好声音》世界巡演中国站已先后在南京、杭州 南昌、广州、贵阳、长沙 无锡(27日)等七大城市开唱,并将陆续在重庆、泉州、深圳、武汉 哈尔滨等地巡演。广州站、长沙站连续遭遇低上座率,“好声音”巡演为何从最初人人争抢的香饽饽变成如今无人问津的赔钱货?

遇冷:曾经2000元疯抢 如今100元2张

四位导师巡演中唯一一次同台演唱,成为澳门首场巡演的重头戏

澳门站:门票炒到2000元 黄牛被逼到死角

9月21日,《中国好声音》首场演唱会在澳门举行,为巡演打响头炮 现场,一万五千个座位几乎座无虚席,场外黄牛票遭到疯抢,面值60元的门票,被炒到近2000元,更有黄牛被索票的观众逼到了死角,场面极为火爆

演唱会行将开场,场外仍有不少观众苦着脸到处寻求余票,一位手拿最后两张门票的黄牛,被近十人逼到了死角,面对众人的苦苦哀求,黄牛一脸犹豫地思索价格

广州站:上座率仅为五成,观众开始有嘘声

时隔短短数月,12月16日的广州站突然成了一片“凄风惨雨”,虽然气温高达28摄氏度,现场却显得冷清,上座率仅五成,不管是内场还是看台,都有大片的空位

门票上的开场时间是傍晚六点半,但直到七点钟依旧没有一丝要开场的迹象。一个现场导演走上舞台,看着大片大片的空位说:“今天来了这么多人,真壮观,大城市的观众就是格外靓丽。”随后就带着现场观众暖场,各种呐喊 鼓掌,这让已经等了近四十分钟的歌迷有些不耐烦,开始发出嘘声。开场后,两个主持人上场又念了一长串的开场白以及各种赞助商的广告,现场观众忍不住喝了倒彩

长沙站:上座率不足三成,史上最萧条的演唱会

12月23日,“好声音”长沙站再次遇冷,被网友戏称为“史上最萧条的演唱会”

门票上的开场时间是晚上19点,但直到正式开场,现场上座率仍不足三成,不管是内场还是看台都有大片空位 有网友发微博称,“人气不是一般的‘高’啊,7点开场,现在百分之八十多的空座率……”而场外,“黄牛”手上的VIP票甚至低价卖到100元2张,要的人也是寥寥

原因:合体难、广告多、票价贵 无新意

当初,《中国好声音》播出时的确是万人空巷,亿人微博。为何舞台离的近了,观众热情反而退了?人还是那批人,歌还是那些歌,好声音演唱会到底栽在哪里?

原因一:阵容难凑齐 全员合体难

巡演筹备阶段,《好声音》制作方就以“高品质 大制作”的口号来打造全国巡演,每场演出预定5小时,且将以导师率领四大战队的形式上演。但从目前已经举办的南京 杭州、南昌、广州、贵阳 长沙六场来看,不仅没有一场演唱会是四位导师全部到齐的,甚至连部分人气学员也是选择性站台,想在一场演唱会上同时看见张玮 平安 张赫宣、吴莫愁、吉克隽逸、王乃恩 丁丁?没戏!

吴莫愁 丁丁 张玮、李代沫同台已经算是很“顶级”的阵容了。

以广州演唱会为例,之前宣传时打出的汪峰 梁博、平安等人,现场通通不见踪影,当晚演出阵容中真正有人气的仅庾澄庆和杨坤。

相比澳门演唱会,20多名好声音学员齐刷刷打卡报道,50首拿手曲目的音乐狂欢,内地几场演唱会无一例外都更像残缺不全的拼盘,明显欠缺诚意。

原因二:唱歌唱得好 不如广告卖得好

《中国好声音》从7月13日开播到9月30日决赛,广告价格从最初的每15万/15秒,飙升至决赛平均一条91万,最贵甚至达到116万,创造了省级卫视单条广告的记录

如此硕大一颗摇钱树,主办方自然不会放过。广州演唱会上,原定18:30开始的演出一直耗到19:20才开场。不仅推迟了50分钟,且演出中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插播一段广告 3个半小时的演出,广告就占了1个小时。广告商赚了个满怀,观众却憋了一肚子火。

以售票为目的的演唱会居然也能做到穿插广告,真可谓“创新有方”。就连大牌如陈奕迅,演唱会中广告太明显都会被骂,何况好声音呢?

原因三:票价虚高 草根演出“天王价”

在灿星(《中国好声音》的制作方)透露巡演消息后,曾有多家演出商希望接盘,竞标价从开始的每场500万飙至800万,最后被世纪飞歌拿下 此前,世纪飞歌承办过刘德华、张学友等天王级歌手的个唱 这800万只是选手演出费,加上制作、场地 演职人员接待费等支出,折算下来,好声音演唱会每场均价在1100万左右。按容纳2万人的演出场馆算,平均票价必须达到550元才能收回成本

好声音巡演实行全国统一定价,根据当地演出市场状况,票价可以浮动,但幅度不大,普遍都是“天王价” 以即将开唱的重庆站,看台分为280元、380元、480元 580元四个档次,内场最低680元,最高1680元。紧急加场的武汉站,票价也不“亲民”,内场仅两种价格——1200元和1600元,看台票最低200元,最高卖至900元 有网友感慨:“看刘德华、张学友的票钱看‘好声音’?行不通!”

有知情人透露,澳门演唱会中,4位导师加20位学员价格为250万;而到了重庆站,仅10名学员便报价600万 身价的虚高,最后买单的仍然是消费者。

原因四:审美疲乏 演出炒冷饭无新意

通过《中国好声音》唱红的学员大多歌比人红,观众只认代表作,这也造成了随后的各种演唱会中学员不断消耗老本,炒冷饭 想起张玮,你会想起《HIGH歌》《三天三夜》,想到吉克隽逸,你会记得她的民族风情以及吐词不清的英文歌。如果吴莫愁不搞怪装淑女 丁丁不秀大腿装深沉、金志文不苦逼装高贵,观众还会买账吗?真心难说。好声音的舞台让亿万观众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认识了人气学员,同时也给他们开启了一道潘多拉之门。

在缺乏新作去稳固地位的时候,他们或心甘情愿或被迫的登上无数个雷同的舞台,进行着重复的表演,却低估了观众审美疲乏的速度 再好吃的鸡腿饭天天吃也会腻味,何况鸡腿一秒钟变鸡肋。

解读:单场亏损至少几十万 建议停演止损

网友戏称史上最萧条演唱会

商业演出专家杨樾 资深音乐人卢中强在采访中提到今年几个“亏大钱的演出”,称最为惨烈的当属“好声音”巡演,“巡演十场8000万,这几场全部都是巨亏……那么资深的演出商,在这个万众瞩目的项目后,有可能要……”卢中强委婉说,“恐怕要退隐江湖了

据世纪飞歌公司负责人何先生向记者介绍,为了接下整个巡演,公司花了1.2个亿,平均1000万一场。何先生透露就算把门票卖光也只能收回成本,但他表示:“赞助商们的兴趣都很大,赚钱我们不担心 ”记者从其他途径获悉,平均每场巡演拉到的广告赞助大概是100万左右,面对巨大的亏损这点赞助无疑是杯水车薪

杨樾告诉记者,从成本 上座率等综合判断,“好声音”巡演必定亏钱。在他看来,成都站演唱会取消无疑是世纪飞歌投资失误的一个表现,场租 宣传费、报批费 劳务等加起来,损失起码几十万,甚至上百万。虽然,单场亏损看上去不多,但整个巡演下来,如此庞大的亏损数额在国内演出市场上更是前所未有,十分可怕,已经是中国演出史上大事件了

杨樾表示:“听说前几场巡演都赔了,建议演出商找一个平和的方式,与灿星协调,后面不要做了,不然做一场赔一场 就像炒股票,起码要止损。这显然不是个好项目了,一直做下去,真不好说。”

回应:只怪天气太冷,并非血本无归

《中国好声音》全国巡演已举办七场,在经历广州站 长沙站遇冷,成都站取消之后,有业内人士爆料称,称好声音巡演场场“巨亏”,导致演出商濒临破产,“有可能要退隐江湖了”

制作方:天气太“冷” 学员病倒了

对于好声音巡演遇冷,《中国好声音》艺人总监葛亮回应称,最大原因是天气冷 演出前几个月,团队就曾咨询过气象台,但突然遭遇降温,实在始料未及。长沙站票房不佳全因天气冷,成都站,则是因天气 学员生病,以及报批问题等种种因素使然。

不过,按照演出商世纪飞歌负责人黄女士的说法,成都站不是取消只是改期,并且“缩水”了:“最近天气很冷,张玮 丁丁等几个学员都病倒了,金池、平安的通告也很多。为了保证演出质量,公司做出了推迟的决定,场地也可能会改到体育馆举行。”

第一季“好声音”巡演还有5站未演 关于是否打算中止后续演出,葛亮说,之后的演出将转战深圳等相对温暖的南方城市,不必担心再“遇冷”。“前几天的演出,人山人海完全没问题 深圳站已经一票难求了,1月5日,你们可以来观摩一下。”

他还透露,“好声音”巡演依旧受捧,各地演出商嗅觉灵敏,至今还有很多城市发来邀请,“北方也有不少城市让我们去,但是下大雪呢

演出商:圈内人眼红乱说话 并非“血本无归”

对于巡演亏大了的说法,无论是“好声音”团队还是演出商,都矢口否认,但落到实处,却都含糊其辞 葛亮表示,至今未结算过演出团队的收支,难说是赚是赔,“绝不可能血本无归 打水漂,否则也不会一站站做下去。”他强调,对于巡演,团队不计成本,只希望让观众得到视觉上的享受,把最好的东西给观众,巡演还要在电视上播,就更要做得漂亮,才能维护和延续这个好品牌

世纪飞歌负责人黄女士说:“赔钱不赔钱,就像赌博一样,不到最后谁都不知道 目前来看,收支基本平衡,总体情况是乐观的。”对于负面新闻满天飞,她表示,公司接下巡演后,很多没接到的圈内人都十分眼红,“看到广州、长沙上座率稍微差一点就幸灾乐祸,但我相信清者自清

来年:第二季巡演不仅要做!还要做大!

明年7 8 9月,《中国好声音》第二季将卷土归来,而湖南卫视也将推出新一届的《快乐男声》,欲与“好声音”同档期PK

节目:坚持讲故事 不玩新花样

据了解,《中国好声音》第二季不打算挖空心思玩新花样,模式和赛制基本照搬,“讲故事”的风格将继续坚持 除了选材时间提前外,节目组表示将要挑选更有特色、更小众的音乐学员。

关于第二季的猜想层出不穷

此前频传第二季导师要“大洗牌”,刘欢 那英退出导师席,清一色的天王天后要加盟,王菲 孙燕姿、孙悦 孙楠、张学友、王力宏都在名单中。对此,节目组坚持不换导师,也从未接触过新导师,尽力延续原班人马

话说回来,除了刘欢身体抱恙,杨32郎负面消息泛滥,能否留守也很难说,网友“长春国贸”称他极可能被孙楠取代 当初“好声音”开锣,就邀请过孙楠当导师,不巧孙楠接下了《声动亚洲》,这次再续前缘,不是没可能

对于外界担心第二季可能没那么大反响,灿星总裁田明信心十足:“怎么让第二季更加吸引观众,就是创作 创作再创作,很大一部分也在导师的作用

巡演:继续做!还要做得更大!

谈到第二季“好声音”还敢不敢办巡演,《中国好声音》艺人总监葛亮毫不犹豫地回答:“肯定办!”不仅办,第二季的巡演还要升级,规模更大

今年巡演因天气吃了闷亏,明年团队将吸取教训,尽量规避:“前几场演出,气候暖和,天上飞人 吊威亚等效果令人叹为关注。不想到了年底,碰上了雪天,突然降温,为了安全考虑,这些特效都没法实现。明年放在秋天,比赛一完就做,舞台呈现会更好,烟火、瀑布……这些视觉特效也会呈现出来

专家解读:恐怕没演出商敢接

第二季一定少不了这样的话题人物

商业演出专家杨樾透露,今年世纪飞歌以高价接下了这个众人眼中的“香饽饽”时,其他演出商也一直在观望,生怕价格太高,票房回收风险太大 现在,一片“唱衰”声中,竟有武汉演出商“接条”定下武汉站,而且是紧急加场演出,让人惊讶 事实上,巡演场地由体育场变为体育馆,接盘成本由800万变为“至少7位数”,虚火下降,价值严重缩水。

第二季巡演还能不能遭演出商哄抢?会不会从“香饽饽”变“烫手山芋”?

杨樾说,如果还是整轮巡演打包卖,恐怕没人有胆去接 这次世纪飞歌牺牲很大,别家看得心惊胆战,谁也不敢轻易去碰。假如只卖单场接不接?杨樾表示:“站在演出商的角度,火不火不是最重要,成本才决定一切 如果100万/场的演出费,我就接,加上其他费用,成本费200、300万,票房能卖出400、500万,肯定赚钱。”

总结陈词

电视上近乎“神化”的《中国好声音》,巡演观众却不买账,圈钱太急,难免导致选手热度急遽退潮,最终“烂尾”也在情理之中 演出商会否因承办“好声音”巡演而濒临破产,暂时只是业内猜测,亏损再多也只有打落牙齿和血吞的。但可以预见,第二季《中国好声音》不管多火,落地演出玩得多大,演出商一定不敢再盲目掏腰包

 

来源 腾讯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