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我们

林一峰的成功之道(3)媒体应对

  • By 音乐人攻略

《城市画报》是和林一峰合作最多的媒体之一,除了采访,还协助他举办多次内地演出

  前两篇提到了林一峰 扎实的创作历程和他的 跨界合作,造就了他“香港独立音乐头号人物”的好口碑,同时亦收获了商业上的成功。

林一峰在很多人心目中的形象,可以简单用温和二字概括,这个形象是如何被树立起来的呢?除了音乐风格和演出时的交流,不能面对面和他交流的那些人,是如何得知他的性格特点呢?

答案是媒体。

公众人物无法一一与受众交流,展示自己如何待人接物,这个时候,媒体便是连接公众人物与受众的最直接媒介,通过他们的报道,普通人能从公众人物与采访者的应答交流间得出自己的结论,当然,这个结论会被采访者的立场态度,这场采访的氛围所深深影响。

因此,对于音乐人来说,如果想要进一步扩大自己的影响,首先要学会的,就是怎样与媒体们打交道。

与很多独立音乐人迥异,林一峰并不认为标新立异的个性就等于“独立”,虽然有人封他为“香港独立音乐头号人物”,但他从来不标榜自己有多独立,他以一种近乎“主流”的心态经营事业,扎实创作,积极与人合作,借助媒体力量。作为一个传播形象最为成功的独立音乐人例子,我们来看看林一峰的媒体应对能力吧。

 

媒体选择

  林一峰可查的采访记录中,最早的一篇内地采访是2005城市画报对他的采访,由此可看出,林一峰在媒体选择上,有着自己的态度,单单从内地媒体看来,他选择受访的多为文化生活类杂志和门户网站音乐娱乐频道,林一峰的音乐属于民谣风格,而民谣音乐人走的大多是亲民路线,因此林一峰在纸媒选择上,偏向那些富有悠闲生活气息的杂志,也可称作文艺杂志,这类纸媒的受众群与林一峰的受众群体重合度极高,所以信息的传播十分有效。而对于网媒的选择,林一峰则偏向于那些影响力大,浏览量高的门户网站。

被访态度

  许多人认为如何让采访气氛变得活跃,应是采访者的责任,自己只需要简单地回答问题,就可以应付完这一场采访,事前甚至连采访内容都可以忽略不看,这种态度为采访的失败埋下了前因,而采访者能够明显感觉出被访者的心不在焉,因此在写稿时,也不会那么尽心尽力地动手下笔,有时甚至会用春秋笔法抱怨一番。

周末画报对林一峰的采访中,记者是这样描述林一峰的:“我们的交谈像在玩游戏,我企图在他身上捕捉他的特点与个性,他好奇地随着我的问题反观察我来,在我按下录音笔的那一刻,他告诉我,在我身上他找到了创作音乐的灵感。他把这些都记录到随身携带的笔记本中,录音笔的动作与录音笔发出的声音,他已联想到一个有趣的生活故事。”

毋论林一峰是否真的在记者身上找到了灵感,又是否真的创作出作品并收录在专辑内,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林一峰对媒体主动释放的善意,使记者觉得和他交流并不是一件那么枯燥的事情,而这种行为既增加了媒体好感,又侧面反映了林一峰的亲民形象,在采访报道中,这些细节描述远远胜于生硬的堆砌赞美之词,阅读者很自然的就会从中看到林一峰的平日态度,进而对他产生好感。

而从另一篇 搜狐音乐对林一峰的采访中,看以看见笔者屡屡将“笑”这个动词附加在林一峰的对答语言后,全文出现过“笑”、“得意地笑”、“大笑”三个不同程度的词,显然这场采访的现场气氛之融洽,让笔者情不自禁地将其传达给阅读者。

寡言少语的被访者往往让一篇采访稿的新闻价值流失大半,当答案的字数永远比问题字数还要少的时候,让采访者如何撰稿呢?仔细阅读林一峰的每一篇采访,林一峰总是理智地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即使是最八卦的 南都周刊,也难以激起他的怒气,所有八卦问题,都被他充满技巧地温和带过,再回归音乐话题。

采访主题

  无论是对于采访者还是被访者,文不对题比无言以对还要可怕,后者会让稿件变得乏善可陈,而前者,根本浪费时间。

音乐人接受采访,往往是在专辑发行前后或是演出活动的宣传期,这样才能通过媒体,达到传播信息的作用。 搜狐音乐对林一峰的这篇采访,正值他第一张国语专辑《思生活》发行之前,采访中,林一峰不仅详细为采访者解释新专辑的名称含义和创作灵感,还通过采访者告诉所有阅读文章的人:这张国语专辑绝不同那些粤语歌曲包装改造的“伪”国语专辑,每首歌曲都是林一峰精心打造的,而且准备已久,足见他对内地歌迷的重视程度。

在一曲两用,精选辑一年一出的这个年头,林一峰站出来告诉你,一个母语为粤语的歌手肯花3年时间去打造一张你也听得懂的国语专辑,你肯不肯花五分钟时间,去听听一首他唱的歌呢?

如果这个信息传播成功,那么林一峰便又多了一班拥趸,无论是在专辑销售、演出观看还是口碑传播上,他都比那些不思进取的音乐人更占先机。

采访细节

  如果话题仅仅围着采访者事前所选择的题目打转,那么这篇采访稿只不过完成了80%,还有20%完全靠的是被访者的临场发挥,“神来之笔”,能不能给采访者一个惊喜,也决定了这篇采访的部分成败。

“神来之笔”当然不能时时有,林一峰就善于将自己的主张、经历和最近的工作,用不经意的口吻与采访者一起分享,在 网易娱乐的这篇采访中,我们就能看出这个“蛊惑”的林一峰。

关于是否独立,是否民谣,林一峰从来没有正面承认过或否认过,但这是每个采访者都会问的问题,难以避免,但是林一峰认为“独立音乐先是音乐而已,你做创作就要让人家知道,一个好的创作,传唱性、流传性就会广,不管它独立不独立、流行不独立,根本不分从来都是这样子。我觉得独立音乐有一个很好的历史,每一个国家、每一个市场都是这样,一切从独立开始,看了很多源头,去带动很多东西,这就是独立音乐的精神,独立音乐的责任,带动主流。”

这与许多独立音乐人斩钉截铁与主流划清界限不同,林一峰的温和有礼,体现在既推崇独立,又尊重主流。

而从民谣风格可以看出,或许在早期,他对于自己是否要被归类被民谣还有些迟疑,但是慢慢地,他发现这种风格为人受落,亦符合他本性,所以他开始塑造一个与自己有关的新概念——“城市民谣”,这个概念并不是堂而皇之地以头衔方式标注在自己专辑封面或是简介之中,而是通过与媒体的交流,让这个概念慢慢流向大众。

利用细节来丰富采访,本应是采访者的职责,但是林一峰帮助他们一同完成,也难怪媒体对林一峰总是一面倒的赞誉态度,从无贬责。

通过这三天对林一峰的粗浅分析,最后让我们回到内地现状,不知音乐人们能否从林一峰处,得出些许经验,为自己正在经营的独立音乐事业做出一些新规划呢?

不知何故,有很多人认为“独立音乐”与“主流音乐”应该划清绝对的阶级界限,将“独立”原本象征的意义——“音乐人有自己的独立主张,能够不受别人牵制”错误理解为孤傲,清高,排斥商业,不屑与大众为伍。这种病态的理解,更加将本来属于小圈子的独立音乐限制在特定人群当中,圈内的人耻于走出去,圈外的人根本无法走进来,长此以往,对音乐人职业生涯的发展有很大的不良影响,而丧失了独立音乐原本能够改变主流趋势的力量。

独立音乐是否不能和主流划上一点点等号呢?

我认为恰好相反,独立音乐天生有着主流音乐无法的商业优势。如果Justin Bieber成年后胡渣满面状似犀利哥,还会有少女对他痴迷吗?但就算Thom Yorke华发渐生,也不会因此被歌迷诟病。

因此Justin Bieber的商业价值是不稳定,而Thom Yorke,难道你认为,RadioHead没有商业价值吗?独立音乐的魅力,就在于它并不只吸引你的眼球,而是你的耳朵,甚至心灵。那些刻意为寻求商业性而包装出来的歌手,一根指头便可数完他们身上的标签,出去这些标签,别说艺术价值,连商业价值都寥寥无几。

也许是看多了港台主流音乐的低俗错误操作,让我们习惯性认为主流音乐就是差劲,所以独立不应与主流有一点点相似,我们应该唾弃主流,否定主流,甚至当某位独立音乐人影响的受众群体扩大,本能地认为他已经“主流化”了,背叛了独立音乐。

音乐人攻略鼓励音乐人们像林一峰一样用经营主流音乐的心态去经营自己的独立音乐,这种心态是良性疫苗,而不是恶性肿瘤,不是腐化我们的神经,而是增加我们对主流冲击的抗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