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我们

卢广仲现象解析之三:音乐世界里的正能量 BY:小樱

  • By 音乐人攻略

征得乐评人小樱同意,音乐人攻略将小樱在去年所撰写的一系列解析卢广仲走红原因的评论转载过来,与大家一同分享,如大家想观看更多精彩乐评,请移驾至 小樱的晴耕|雨读 ,文章版权归小樱所有,未经同意,不可转载。

原文地址: http://music.douban.com/review/2640486/

————————————————————————————————————————————————

在痛定思痛之后,我开始正视这一年以来身边朋友们对卢广仲的喜爱、广仲战队的迅猛发展等,试图换位思考、感同身受大家对卢小队长的热情。在非常认真地反复学习了卢广仲近日发行的第二张创作专辑《七天》后,我想我明白了这位金曲奖新人王对于乐坛的真正含义。

让我们先来扯一条宇宙法则:关于正物质与反物质。根据宇宙大爆炸原理,在我们的宇宙创世那一刻,一场大爆炸产生了相同质量的正物质与反物质。所谓正物质,也就是我们所熟知的包括地球、太阳在内的恒星、行星和小星星等。但根据能量守恒的法则,宇宙中必须存在同样质量的反物质,这其实也就是黑洞。根据英国科学家霍金的研究,黑洞在吸收了正物质之后,将其与自身的反物质相抵消,黑洞自身也随之蒸发一部分,最后黑洞也慢慢地消失。而与此同时,宇宙的其他角落,新的黑洞也随着死亡恒星的坍塌在不断生成。虽然目前霍金的理论遭到了许多质疑,但我们从这一宇宙法则中可以得出这么一个启示:我们的生活同样需要正能量与负能量,缺一不可。

我们的乐坛其实是很奇怪的:基本上所有的走红情歌都是痛彻心扉,要多惨有多惨。如容祖儿的《痛爱》:喜欢你让我下沉,喜欢你让我哭,能持续获得糟踏亦满足;卢巧音的《垃圾》:留我做个垃圾,长留恋于你家,从沉溺中结疤再发芽;这样的例子不一而足,谢安琪的《四面楚歌》便是讽刺乐坛这一怪现状。而黄子华更在其栋笃笑《越大镬越快乐》中特地有一段落指出听歌者这一病态心理:本来失恋就很惨了,按理说,不应该去听一些开心的歌吗?可为什么大家一边喊着“我失恋啊”,一边又拼命去听这些很惨的苦情歌,这不是自己拿罪来受吗?

于是,卢广仲的出现,让大家找到了这么一个宇宙平衡的支撑点。

环顾华语乐坛,似乎真找不到像卢那样从里到外都能给人带来快乐的歌手。要苦情歌,我们已经太多太多;要耍帅耍酷,一个周杰伦也够消化了;论政治歌曲,罗大佑、胡德夫、林生祥……要多沉重有多沉重。可真要想找一个传递正面情绪的歌手,你会发现真的很难——难不能你要听花儿乐队吗?

于是,在《七天》的宣传中,唱片公司也打出了“正面能量”的口号。在满目皆是负能量的乐坛里,这正是卢广仲的音乐中最有价值的。

我曾经以为卢广仲的走红靠的是姿态上以及形式上的kuso包装。即使要论音乐中的自由元素,他距离free jam还有一大段差距。同时,他的唱法对于守旧和严谨的我来说,同样也是一个相当有难度的挑战。当年朴树出道的时候,我还在读中学,我诧异于为什么这个歌手拍子和换气都不对。而如今的卢广仲,则要面对他更为放肆、难以名状的唱法。但这些都没有关系,或者说,如果把每个咬字都弄得字正腔圆,每个音准音长都要按照五线谱里面的记法,那卢广仲音乐中的快乐元素可能会打几个折扣了。

让我们来听听《七天》里面都唱了些什么。《oh yeah》煞有介事地用一个吉他音阶速播装出一种下面即将要rock & roll的姿态,而接下来则如过山车一般地funky起来,副歌好听好唱,把一个宅男忽然收到女孩青睐的感觉表现得活灵活现。最搞鬼的是:你喜欢我是吧?那好,我们去保护地球吧——什么,不是去约会吗?配上MV,这种开心的感觉更是加倍了。

如果说《oh yeah》是《早安晨之美》的续集,那《七天》可以说是《我爱你》的第二波。之前的“曾经在我眼前却又消失不见,这是今天的第六遍”,换成了“如果可以那再给我多七天,我一定能想出什么来拯救我在悬涯旁边”。当然这只是一种解读,你也可以将这首歌解释为作家要交稿了,但还没有想好之类的。但歌曲的容量可以很大,可诠释方法依旧是开心得不行,最后的“那个再给我七天”还要恶搞一把RNB和Soul的唱法。包括即使是唱女生的心理难以捉摸的《爱情、习作》,卢广仲也要唱得很用力,很芬克,他唱的“我心里很寂寞”是我听过所有有关“寂寞”的歌词中最没有说服力的。他哪里寂寞了?

《开心餐厅》应该是专辑中一首广受追捧的作品。在经济不景气的情况下,多少小白领都把能够拥有自己的一家小店作为梦幻般的理想。如卢广仲歌中所唱,供应咖啡、甜点,而且就在菜市场旁边,想多新鲜就有多新鲜。当然,我会告诉你,菜市场旁边对于餐厅来说绝非是一个好的选址,可哪里在乎呢,我们要的只是这个范儿,只是要开心而已。

与卢广仲《七天》同日发片的,还有林宥嘉的《感官/世界》。一方面是不需要理由的开心,一方面是“说谎”的挣扎,你会选择什么呢?当然,对于没有阵营的乐迷来说,正能量和负能量你都可以去选择。就像仙女座星云是美丽的,但黑洞同样也是静谧的,在天文学家眼中他们同样具有自身魅力。而放归负能量占据着的乐坛,像卢广仲这样的正能量是稀少的,难以寻觅的。而恰巧宇宙中的黑洞数量也占少数,但其密度之大保证了质量上的守恒,这也可以牵强附会卢广仲这一难能可贵的“乐坛谐星”可以获得如此多的热捧。

或许卢广仲的制作团队也认为一招鲜吃遍天或许不太行得通,尤其是如果考虑到第三张专辑还是这么人来疯的话,估计会遭到一定的审美疲劳。于是《七天》里面便增加了一些慢板的芭乐。如《I No》,歌曲中的背景弦乐在此之前是无法想象的——卢广仲需要这种厚重的东西吗?但实际上你无法否认这是一首好歌,但同样你需要重新去熟悉这一种别样的“深情”的方式。比如《最寂寞的时候》,这样的副歌无异于其它流行芭乐,但用这样的唱法,你会接受吗?而《七天》的专辑后半部分,却主要都是沉浸在这一种“另类苦情歌”的情绪里。

实际上,我会觉得《吉米宝贝》这种形式可能更适合卢广仲。卷毛的鼓首先应记一功,举重若轻的军鼓控制让人印象深刻。而整首歌的旋律清晰流畅,电吉他的编配也相当有气质。具有隐晦意味的歌词更增加了整首歌的象征意义。包括像《风雨》这样典型的台南吉他小品型格,也是卢广仲一向以来所驾轻就熟的套子。这方面,不需要改变。

专辑在开心的《oh yeah》中开始,在欢快的《再见钩钩》中结束。相对于《100种生活》较为简单粗暴的“卖笑”,卢广仲的《七天》虽在主打歌的选择和曲目的整体偏向上依旧保持了一贯的开心至上原则,但暗地里已经开始为之后铺路。对于一个歌手来说,有一个奖项这辈子只能拿一次,那就是“最佳新人奖”。而卢广仲已经拿了。之后对于他来说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很难想象一个人到了30岁还顶着一个蘑菇头、整天嘻嘻哈哈的样子。而现在钟情于卢广仲的广仲战队们,到了30岁时,又是怎样的一种光景。虽然像铁娘子、叫鸡等老朋克老金属并非不存在,但你能想象一个乐坛“老周伯通”吗?于是,卢广仲,你想好了之后自己要做什么吗?是Beck,还是Damon Albarn?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