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我们

剧场“黄牛”老叶的生意经 收赠票是一个好手段

  • By 音乐人攻略

【导读】老叶56岁,老来得女,闺女还在上初中,他的职业不怎么体面,是个“黄牛党”。想看什么演出找老叶他总能给你想到点啥办法,甚至对于演出本身他还能摇头晃脑地给你说说门道。

每每看演出,都能看到若干位活跃在剧场门口的黄牛,或是低价回收,或是高价叫卖,异常“忙碌”。这些黄牛屡禁不绝,自是因为倒票是门赚钱营生。他们如何把一张280元的低价票炒至1000元?又如何与票务公司联手,欺骗观众从而达到盈利目的?近日,本报记者乔装成普通观众,从与黄牛老叶的攀谈中,揭开了票贩子们生财的内幕 。

北京的初冬算不上寒冷彻骨,但西北风刮在脸上也如小刀般逼人。随着人流从地铁二号线的东四十条站出口涌出,冷风意料之中地灌进领口,人们不禁加快了脚步。叶冬权(化名),常在北京工人体育馆附近跑场子的人都叫他老叶,上次见他还是两个月之前汪峰演唱会的时候,“老叶!今天生意怎么样?”老叶撇了撇嘴,“不怎么样,货都砸手里了。”

老叶56岁,老来得女,闺女还在上初中,他的职业不怎么体面,是个“黄牛党”。想看什么演出找老叶他总能给你想到点啥办法,甚至对于演出本身他还能摇头晃脑地给你说说门道。演出的票面价格水涨船高,热门演出更是一票难求,老叶是怎么弄到票的?一张280元的票又是如何卖到1000元的?老叶掏出一支中南海香烟,塞到嘴里,娓娓道来。

起家靠冷场演出

老叶原来在纺织厂上班,下岗后就一直待业在家。8年前的一天,老叶在家吃火锅,街坊来电话说有个赚钱的活计问他干不干。那是一台拼盘演出,离开演只有两天时间了,但演出商总共才卖出去1000张票,眼看着近百万元的票面收不回来,所以只好按每张十几块的价格卖给黄牛。虽然是拼盘,但好歹还有一两个有名的“腕儿”压台,老叶的街坊预感能赚一笔。听罢邻居的话,老叶动心了,他偷偷从家里拿出2000元钱,瞒着媳妇和邻居开始了黄牛的营生。那一次,老叶挣了1000块。这一干,就是8年。

那个时候老叶还是圈子里的“新人”,有什么消息什么活动,只能听“上家”的,有的场次票房好,黄牛拿票也不便宜,最后也就加个5块、10块的就出手。按照老叶自己的话说,那时候挣的都是小钱,而且有时候不留神还有假票流通。说这话时,老叶狠狠地嘬了口手指尖的香烟。“假票真黑心啊,买了假票,一验没有金属线,买了票的孩子只有在门口哭的份儿了。我曾经也卖过假票,遭了一顿毒打,后来我想明白了,这钱本来就不是正当途径,再昧着良心卖假票,自己下辈子肯定投不了胎了,所以我虽然是黄牛,但绝对不卖假票。”

“说起刚干这活的时候,还抢地盘呢!地铁口的、新中街的、体育馆西门的,这些都有严格的界限,你要是不听话去了别人的地盘抢了生意,以后你就别在工体混了!”回忆起刚干这行时的懵懂时光,老叶仍历历在目,仿佛就发生在昨日。

黄牛生意讲究节奏

老叶说,这一行干熟了以后,都认脸。卖货不是最重要的,买货才是本事。大家谁也不是学销售的,卖票的手法都差不多,没什么讲究,但是就是有人赚的多,有人赚不到,这是为啥?这是因为“老黄牛”懂得什么时候拿货,什么时候囤货,什么时候甩货,这是一个节奏,也是一个经验。踩不对点儿,就赚不到钱。

收赠票是一个好手段,众所周知,主办方总会拿出一部分票来回馈客户,维系关系。这部分票少说有1/10,多的时候甚至达到1/3,上面还印着“赠票请勿转让”的字样,座位位置往往又是最好的。于是,黄牛们就去各大单位寻找自己的“关系户”,谈好长期合作的分账方式,最终让很多赠票落到了自己手中。至于这些“上等货”用多少钱出手,那就是后话了。

同时,一个好的黄牛,一定要和票务公司搞好关系,这里联手打出一套组合拳之后,黄牛和票务能实现双赢。“你知道房地产行当经常用的那种捂盘手段么?演出也是一样,开票的当天,低价票是封存的,你去购票时,明明有280元的最低价、580元的中间价、980元的最高价,但很快网络和售票点就找不到280元的票了,告诉你卖完了。580元的剩下的也不多,不抢就没了,只剩高价票货源充足。”老叶说。这个时候真心想去看演出的消费者只能去买中间价位或者是最高价位的票,作为主办方和票务公司来说,单张收账肯定是越多越好,可是那些被“封印的低价票”在哪里?

“当然在我们手里了。”老叶说完又燃起一支烟。

捂盘势必造成一票难求,一票难求怎么办?有困难找黄牛!这个时候老叶的生意就好做多了,大热门演出280元的低价票,他们按照300元的价格从票务公司购出,票务公司额外多挣20元一张的票款,而这些票面价格280元的演出票,在一票难求的市场中,便摇身一变成了500元,甚至800元。这就是老叶常说的“好收成”。前不久,歌星王菲复出歌坛演出会,就是这样让老叶结结实实地赚了一大笔。

“票务公司那帮孩子也挺可怜,每个人都有指标,卖出去多少才能拿到工资,有些演出不景气,我们拿到的票会大大低于票面额度,这个时候我们和他们进行返点式提成,互利互惠。”老叶说。

出货的节奏也要掌握。什么时间段出货、什么价位出货都有门道。从开票到演出正式开始的中间时段里,一些歌迷会和粉丝对演出票有着大批量需求。出于他们对明星的狂热程度,进场显然要比价格更重要,这时候黄牛们就可以适当加价出手一批票务,然后再捏在手里一些票在演出当日来交易。演出一般19点开始,提前3个多小时就来工体扫票的一定是粉丝,他们生怕没有票,所以提前来“蹲黄牛”,这种时候,票自然就会以漂亮的价格出手。在临开场半小时到开场后半小时的这一个小时中,“简直就是一场博弈。”老叶这样描述道。“作为黄牛你要判断清楚了,这些票如果还出不了手就砸了,所以要适当降价,找到合适的时机甩出去,这段时间赔点也比砸在手里靠谱。”

提货出货的节奏掌握清楚,才是一个合格的黄牛,从入行到这样,怎么也要摸爬滚打三五载。多年的“小牛”熬成“大牛”,老叶就是这样走过来的。

梳理总结进阶高段位

入了门了,掌握了节奏了,你还不是一个“优秀”的黄牛。对于市场进行理性的预判才能实现最大化的盈利。老叶重重地咳嗽了一下:“烟抽多了,天儿真凉,说正题哈,王菲是多少年不唱了,突然出来肯定是能挣钱的,你看啊,陈奕迅这种每年都来,但是票房很稳定,说明啥问题?人家唱的是真好,还有一些港台老歌手,什么罗大佑啊、周华健啊、张信哲啊这种的,他们当年的粉丝都工作了,工作了就挣钱了,挣钱了就是购买力啊!所以这帮人的演出至少不会赔钱。最怕来的是韩国小伙儿那种,一来四五个人,名字都记不清楚,根本卖不出去,最后全得砸手里,一打听才知道,喜欢这帮子的全是中学没毕业的半大小姑娘,零花钱都买零食了,哪有钱买演出票?还有那种什么选秀歌手,尤其没进入前三甲的那种,我根本不进他们的票,上次在五棵松,来的观众还没黄牛多……你说这事咋弄?”聊起这些,老叶开始滔滔不绝,俨然一副流行音乐乐评人的姿态。

“对了,忘了说了,各大场馆的座位你懂么?五棵松的座位、工体的座位,还有马路对面保利的座位,相同价位的座位也有不同的区别,谁也不愿意买了票听不清楚吧?我进货的时候就摸清楚了,音箱放在哪里,多少排之前是高价票我心里门清儿,不懂这些你就等着赔钱吧。”

没有买卖哪来伤害?

拉拉杂杂说了半天,老叶有些累了。老叶说自己虽然没啥学历,更不懂经济,但是他知道,黄牛之所以有生意,无外乎“供需”两个字,不管是倒腾车牌子,还是倒腾医院的专家号,或者是像老叶这种倒腾演出票的黄牛来说,根源还是在于大家现在想去看演出,却又缺乏信息渠道和快捷简便的获取方式。市场供需差异和人们的逐利心理,决定了这个现象的存在。

在北京、上海看一场演出的票价甚至高于香港、伦敦,演出本身的盲目上马和经纪公司对于市场预判不准确和承受力不足也是一大问题。老叶说与其加大力度来抓他们,还不如好好打理一下演出本身,没人买黄牛票,他自然就不做这个买卖了。

“做了这么多年,说实话,这些票对于我来说就是一张纸,可以赚钱养家的纸,但是对于消费者,有的时候就变成了宝贝。不聊了哥们儿,我得干活去了!”说完这话,老叶挥手作别,消失在三里屯的夜里。

 

来源:腾讯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