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我们

在线音乐服务能让音乐人挣到钱吗?

  • By 音乐人攻略

和许多喜欢音乐的人一样,萨姆·布罗(Sam Broe)在两年前抓住机会用上了Spotify,而且从未后悔过。

2008年,Spotify开始在瑞典提供在线音乐服务,它允许用户在互联网上以免费或订阅的方式,在数百万首歌曲当中挑选,人们越来越认为它代表 着音乐消费的未来。26岁的布罗来自布鲁克林。他表示,原来他每个月的音乐预算是30美元(约合187元人民币),但Spotify的付费服务帮他把这方 面的预算削减至10美元,他现在轻轻松松就能听到各种音乐。

“只有当我在Spotify上找不到自己想要的东西时,我才会去iTunes,但这种情况非常少,”他说。

十年前,苹果用它的iTunes store给音乐界带来了变革,现在,随着听众开始抛弃CD和下载,转向Spotify、Pandora和YouTube等提供流媒体服务的平台,音乐行业正在经历另一场数字变革,这场变革甚至更为激进。

作为合法授权音乐的供应商,它们总体上受到了音乐行业的欢迎,这个行业仍然深受盗版的危害。但随着这些数字服务的幕后公司发展成了身家数十亿美元的企业,艺人们分到的钱却相对较少,这一点已经引发了该行业各级人士的焦虑。

去年年末,来自加利福尼亚州北部的独立音乐人佐薇·基廷(Zoe Keating)提供了一个详细得异乎寻常的案例。她在Tumblr上公布了大量电子数据表,在数据表中透露了自己从众多企业那里获得的版税,精确到0.0001美分。

基廷说自己的风格是“前卫大提琴”,但即便是对像她这样不大为人所知的艺人来说,这些数字也描绘出了一幅残酷的画面,反映出当今音乐人的生活现状。 在六个月时间里,她的曲子在Pandora上被播放了150多万次,但她只拿到了1652.74美元。而去年,她的曲子在Spotify上被播放了 13.1万次,她却只拿到了547.71美元,相当于平均每播放一次0.42美分。

“对特定种类的音乐,比如古典音乐或爵士乐,如果这将成为人们听音乐的唯一方式,我们会让那些音乐家深陷贫困,”基廷说。

流媒体服务提供商支付版税的方式代表着经济模式的重大转变,而几十年来,过去这种经济模式一直是音乐行业的基石。

从转速为每分钟78转的黑胶唱片到iTunes时代,艺人获得的唱片版税一直是按销售总额的百分比计算的。音乐产业的高管们表示,如果一首歌曲下载 一次收费99美分,在扣除了零售商、唱片公司和词曲作者应得的份额后,一般艺人可能会赚到七至十美分。业界的一个笑话把这种版税分配方式称作“满是硬币的 河流”。

然而,在全新的在线音乐经济学中,这条满是硬币的河流看起来更像是一股由的硬币碎渣汇集而成的激流。

歌曲每被播放一次,Spotify、Pandora和其他一些类似的供应商便会付给唱片公司和发行人零点几美分,这些钱中的一部分会被当做版税支付给演奏者和词曲作者。不同于从销售中获得的版税,每当听众击一首歌曲时,便会产生这样的版税,年复一年,都会遵循这样的模式。

困扰着音乐行业的问题是,这些小金额的付费能否汇集成大笔资金。

BMG音乐版权管理公司(BMG Rights Management)首席执行官哈特维希·马祖赫(Hartwig Masuch)说,“除了那些现场表演活动很多的人外,没有全职艺人能生存下去,而表演多的人是极少数。”

Spotify在17个国家拥有2000万用户,其中500万用户每月支付5到10美元,用以屏蔽免费用户必须观看的广告。

公司董事肖恩·帕克(Sean Parker)最近接受采访称,他认为Spotify最终将吸引足够多的注册用户,从而帮助音乐行业重回昔日荣光,也就是帕克创立自己的第一家主要企业Napster之前的时代。

帕克也曾担任Facebook的总裁,他说,“我认为Spotify就是能使音乐行业成功的那家公司。如果想要打造上世纪90年代末音乐行业巅峰时期的资金规模,这就是正确的模式。而且这是带来成功的唯一模式。”

作为世界上最大的音乐市场,美国一直是提供流媒体服务公司重要的试验田,但竞争也迅速蔓延至全球。提供按需服务的法国公司Deezer已经公布计 划,将涉足100多个国家。而且各种服务本地市场的流媒体服务公司也如雨后春笋般涌现:比如,Anghami为中东听众提供服务,而印度音乐市场上则有 Dhingana和Saavn。

对顶级流行明星而言,大热歌曲可以带来滚滚财源。上周,一名谷歌高管在公司盈利报告中称,鸟叔那个以病毒速度传播的热门视频《江南Style》为YouTube挣了800万美元。该视频的观看次数高达12亿,相当于每次观看产生的版税约为0.6美分。

不过,对作品没有登上排行榜榜首的众多音乐人而言,就没这么乐观了。

令事情更复杂化的是,每种服务的版税费率也各不相同。Pandora依法设定了自己的费率。Spotify拒绝评论费率问题,但根据曾与该公司谈判 的大量音乐行业高管的说法,它大致为付费用户的每次播放支付0.5到0.7美分(即每100万次播放为5000美元到8000美元),为免费用户的播放则 少支付约90%。

对那些依赖版税收入的人而言,最大的担忧一直是,在线服务是否会因提供廉价或免费的替代方式而蚕食CD和下载销量。

克利夫·伯恩斯坦(Cliff Burnstein)的公司Q Prime代理“金属乐队”(Metallica)等大牌乐队,他表示,即便在线服务影响销量,但只要付费注册用户人数持续快速攀升,就什么都没损失。

“金属乐队”最近宣布与Spotify达成了一项独家协议。

唐纳德·S·帕斯曼(Donald S. Passman)是一名顶级音乐律师,著有《音乐产业须知》(All You Need to Know About the Music Business)。他说,如果这些注册用户大量增加,版税的费率也会升高,向我们重新展现新技术介入时的必经历程。

帕斯曼说,“CD刚出现的时候,艺人也没有从中挣到大钱。那时它是一种特殊产品,版税也较低。然后,当它成为主流的时候,版税就升高了。同样的事情也会发生在这里。”

 

来源:纽约时报中文网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