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我们

票务问题:二手票的难题

  • By 音乐人攻略

过去的十年间,有一大票务问题一直亟待解决:怎么对待与处理售卖二手票的行为?面对着购票者对行业现状的巨大失望,为什么演出方也没提出任何的处理办法,譬如增加额外的演出手续费等?

th7NPHA39S

二手售票是现今对于“倒票”的委婉说法(也就是我们常说的“黄牛”),黄牛始终出没于火爆的音乐现场外,即便是网络转售方式的出现,也仅仅是让一小部分黄牛打消了卖二手票的念头而已。

网络不仅使盗版行为泛滥,它也使倒票成了一种遍地开花的现象。起先他们在诸如eBay等平台上拍卖门票,而现在更多的贩子们通过专门的二手售票平台直接售票。尽管有一些异议,但黄牛的行为在理论上并不违法,虽然他们经常触及到底线,并影响了正常的门票转售环境。

当然了,不同于针对唱片公司与版权商的盗版,二手售票并不会削减音乐人与承包商的收入,他们仍旧收获了票面收入,即使门票是在网上被低价转售的。

然而演出行业仍然不希望与他们没有任何利益关系的黄牛从他们苦心策划的演出活动中赚取收益(尽管倒票也是有风险的),同样粉丝们也并不乐意看到热门演唱会的门票在极短时间内被售出一空后却又以更高的售价出现在了网络二手市场中。

当然了,乐迷们观看演出的预算一般都是固定的,假设他们为了去看自己喜爱的明星们的演出而购买了两倍于面值的门票,那么相应的,他们会少看其他乐队的演出,或减少在唱片、产品与增值服务上的费用。由此可见,倒票会减少音乐行业的盈利。

但如果你开始意识到倒票会使音乐市场形式恶化——正如十年前的演出行业所想的一样,那么大问题来了:该怎么处理与解决这一现象呢?

有些人主张将倒票行为作为非法行为处理。在全球范围内也并非没有采取法律措施约束倒票行为的先例。比如在英国,倒卖足球赛门票就是非法的,2012年奥运会则禁止了一切倒票活动。尽管如此,足球赛的倒票却依旧十分的常见,哪怕法律再有效也有它管不到的地方——它对发生在英国境外的交易活动是无效的。

即便在全国范围内推行倒票非法化是一种有效的方法,但似乎英国政界对这样的提案提不起兴趣来。过去十年间向国会议员和部长提议的效果甚至还不如多花些时间请求演出行业“对黄牛倒票做些什么吧”。当演出组织呼吁对此建立相关法律时,政府往往把议题远远抛在脑后。

尽管演出行业一直处理着倒票事务,但在这十年间他们中的许多人已习惯了倒票行为,甚至有个别人自己还做起了“黄牛”。Live Nation的子公司Ticketmaster就有着自己的转售业务并独自运营着转售平台,在英国则有Get Me In。同时,随着2012年的系列纪录片《Dispatches》的发行,一些艺人、经纪人和承包商也开始在二手市场转卖起了自己演出的门票。

尽管业内人士很少提及倒票,但一旦提起的话,他们通常会抱怨是政府的无作为迫使他们做这样的事,且坚称粉丝希望看到他们在获得更多的盈利后将演出主办得更加成功。

还有人宣称他们在转卖平台上卖票只不过是提供了一种“高级服务”,因为门票越是晚买到,越意味着这是付出了“方便费”的结果。如果演出推广方不会经常自己偷偷倒卖门票的话,那这听上去还是个合理的解释。

在英国,两个议会调查小组的成立让二手售票市场引起了公众不小的关注。两个小组分别是议会跨党派票务混乱问题调查小组与议会跨党派音乐调查小组。前者已经着手调查了,而后者也将在今年晚些时候开始行动。

假设这次政府组织能在全面禁止倒票问题上认真对待各方面的提议,这样坚持下去必然是能成功的,那么议会接下来将会共同商谈的问题是:

• 能否限制行业内倒票?是谁在热门演出上大数量购票以致经常触及到演出承办商的底线?法国政府正针对黄牛党着手出台反倒票法律。

• 是由于相关程序与软件的使用才使得门票在短时间内售空,那么能否制订规定以约束这方面的市场,甚至彻底停止这类事件发生呢?这是Ticketmaster所关心的,并希望得到政府的关注。

• 艺人、经纪人与承包商可利用特权获得门票并在二手市场出售,那么该不该做出硬性规定,要求他们只能以官方名义而非个人名义转售门票?还有转售门票时是否更应使用实名制而非匿名制?

而今年的议会调查能否拿出足够的资料,使相关部门部长相信是时候要整治倒票行为了呢?这还有待观察。

尽管,除去反倒票阵营中少数未表态者,其余的人大多把希望寄托在了移动设备订票上,因为他们认为这样能全面限制倒票活动。当然了这一办法是否有效还有待证明。

 扩展阅读:

现场音乐如何顺应数字大潮?

【门票App盘点】八款中外演出/门票手机应用

美国演唱会业的“战国争霸”

来源: CMU

翻译:THE E.N.D.

编辑:elise、Mars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