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我们

良性的音乐版权运营模式应该是怎样? | 知乎贾说

  • By 音乐人攻略

我们曾经介绍过很多国外版权的运作模式,但是有心的读者已经发现,那套模式在国内行不通。这是单纯的由于国内发展阶段不成熟,还是因为国内外的环境有着本质上的差异呢?我国应该如何构建符合国情的良性音乐版权运营模式?作者的观点将指引我们深入思考。

以下问答原载于知乎平台,经作者同意转载音乐人攻略,著作权归作者所有。

未经同意,请勿转载

知乎提问

一个良性的音乐版权运营模式应该是怎样的?

目前有哪些做的比较好的服务商值得我们参考借鉴?

回答原文

贾郑婧,前音乐公司VP,知乎主页:jiazhengjing

不要学美国!不要学美国!不要学美国!

美国这音乐版权体系有100年历史了,这也是各自博弈的100年,从音乐生产到音乐传播到底产生哪些权利、哪种使用应该交哪些版税,光这两件事博弈到现在就搞得整个体系无比复杂。

比如传统广播电台是不需要给唱片公司交钱的,只需要给ASCAP这类组织(对应我国音著协)按年收入缴纳一个固定比例作为词曲版税;而Pandora这类网络电台不仅需要交词曲版税,还需要向唱片公司缴纳录音版税。为什么?因为最初音乐版权授权指的仅仅是乐谱,后来有了录音技术,才有了录音版权,而当音乐可以被录制成唱片后,电台又是传播音乐的重要渠道,唱片公司恨不得天天跪舔电台,还能跟人家收钱?(后来一群广播人受不了ASCAP的一家独大,搞了个类似的BMI,这是后话)而2000年左右又是另一番情形,网络电台Pandora虽然也是个电台形式,但被划归到webcast,除了像传统电台那样缴纳词曲版税,需要按照固定比例缴纳录音版税。继而也出现了SoundExchange这种代表唱片公司,向类似Pandora这种非交互式网络电台收取录音版税的组织。

类似的情况太多了。

可以说当前美国市场的音乐版权运营模式,几乎都是历史问题。并不是主管部门或者谁一拍门决定的。

我国既没经历这100年博弈的历史,也不存在成熟博弈平台(法系不同,社会体制也不同,商业更不成熟),非要照搬那么复杂的玩意儿估计再给你20年也理不清楚。

简单讲,一个好的音乐版权运营模式,主要是解决三个问题:

  1. 创制环节,谁,拥有哪些权利?

  1. 使用环节,谁,需要取得哪些授权?

  1. 如何交易?(定价、交易平台/中介、跟踪监测/监管)

分别简单说两句:

1.创制环节,谁,拥有哪些权利?

 这个需要简化再简化,针对具体使用场景,形成套餐包,也就是权利商品化产品化,而不是罗列一大堆权利:我享有这个权利,那个也要交钱,我不爽可以告你。

既然打算好好卖东西,总得把东西打包好对不对?扔一堆零件怎么买?

最常见的情况就是人家群众里的先进份子拿着钱过来想交钱想合法使用,结果被科普之后当场懵逼了:合法交钱吧简直呼吸一口空气都要交钱成本太高,侵权使用吧也有被告风险。

2.使用环节,谁,需要取得哪些授权?

 这就是立法层面的事了。而我国当前比美国还自由市场啊完全看双方做自由谈(si)判(bi),自然会出现权利方坐地起价,买方想破脑袋打擦边球甚至觉得先盗用再说。这样很不利于买方群体扩大。当市场上只有仨瓜俩枣的买家时,对于卖家是什么风险?能促进生产???

3.如何交易?(定价、交易平台/中介、跟踪监测/监管)

 定价问题:既需要官方指导价,也需要自由市场,因为官方指导价来自于官方操盘者的长期考虑,操盘者需要使用价格杠杆调节产业链里各方利益,从而促进生产和交易。

交易平台/中介机构有三个分支

  • 让买卖双方找到彼此,而不是买方根本找不到多如牛毛的卖方(更别提多如牛毛N次方的具体权利项)

  • 版权库问题:不管中美日,即使利用科技手段做了一个全面强大的数据库系统,类似音著协音集协这类集体管理组织的存在是非常必要的,卖方而言,并不是所有权利方都有那个耐心把自己曲目挨个录入,99%的权利方更没那个耐心把每个曲目演唱者、词曲作者是谁分别怎么联系都录入。对于买方而言,类似点播式流媒体音乐服务,要是一首一首去规划买不买,一首一首去查到底找谁买,完全不现实。

  • 计费/监管:计费包含在定价里。这里又把计费单独拿出来,是因为某些使用情况下(比如2C的流媒体音乐服务、比如无线音乐等等),必然存在“按使用付费”的模式,也就是直接按播放量/按覆盖人数/间接广告等方式付费,那么就需要计费系统。由于一首歌曲的版权存在多个维度,比如各个作者、表演者、使用方式、授权时间、授权地区,那么就需要监测系统来更新权利的使用情况。

插一句,这么看来其实还是当年中国移动牵头携一批SP搞的彩铃音乐这一套算是比较成体系(虽然从利益分配角度讲分给内容方的太少了),由此才催生了一大批彩铃口水歌。然而,这也仅仅是线上解决方案。相比较而言线上是好解决的,尤其流媒体越来越成为主流的情况下。

音乐版权的复杂性在于上游复杂的权利划分、历史问题——曲库各权利归属数据混乱、上游业界迟迟未能达成共识,从而导致下游版权使用方(主要是B端用户)在需要得到授权时各项成本非常高,效率非常低。要找到一个上游权利归属者如此巨量、散乱,下游使用场景又非常多元的产业,还真没发现其他产业有什么可借鉴的体系。鉴于音乐版权这种 ......B2B2B2C的结构,最后一个 B2C早就不是问题(各种音乐服务到C端用户),关键在于上游。

非要说案例,可能你们会提Kobalt,然而从站位讲Kobalt是一个新型的专注于线上的音乐版权代理商,还远未到“音乐版权运营模式”的地步。只有中、美、日、英类似音著协的机构,才能站到这个位置上。

另外,期待完美的音乐版权体系是不科学的。没必要完美。

再以及,对于操盘者而言,打造一个版权运营体系,目的一定要聚焦、清晰。前几步走稳了再谈后面的不断迭代。关于前几步:

是为了维护社会公平吗?

是为了促进交易吗?

是为了促进内容生产吗?

是为了集中力量让群众用正版吗?

不同的目的,对应着不同的体系。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