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我们

Spotify因何遭到起诉?这又意味着什么?

  • By 音乐人攻略

spotify-lawsuit-main

2015年12月28日,流媒体的“忠实”冤家、同时也是Trichordist博主与乐队Camper Van Beethoven和Cracker的主创David Lowery向Spotify上诉了一项损失费不低于1亿5千万美元的集体诉讼官司。他宣称Spotify有意且违法地进行 录制音乐(sound recording)复制行为并且在没有获得复制许可的情况进行 原创音乐(composition)分销。

好的,假设这些都是事实,但又意味着什么呢?

首先我们先了解几个一会用得上的 基本概念

厂牌代表歌手,歌手录制包含 声音录制信息音乐(sound recording);

出版发行公司代表词曲作者,词曲作者创作 (原创)音乐(composition)。

这是 歌手词曲作者间十分重要的区别(当然了,不少音乐人是两者兼任的,厂牌与出版商也往往有重合的现象)。

在美国,每一张唱片都有两部分的版权:一部分是录制 音乐版权,一部分是 原创音乐版权。而流媒体服务商(譬如Spotify,Apple Music,Rhapsody和Tidal)只能通过分销商获得音乐。基本上每个厂牌,或主流或独立的他们均与分销商有所合作。而每个未签约、独立发行的音乐人则往往选择与数字分销商合作(譬如DistroKid,CD Baby和Tunecore),以便将自己的音乐入库至流媒体服务平台。

然而,分销商仅从流媒体平台上获得 录制音乐版税收入,却 没有原创音乐的部分。Spotify等流媒体平台仅仅计算并支付给厂牌和艺人(通过分销商渠道) 录制音乐部分的版税费用, 原创音乐部分的强制税率由美国政府机构设立。流媒体平台并不需要专门获得使用 原创音乐版权的 允许,但也必须为此取得一个相关的 许可证。该许可证可直接从 出版商方面获得,亦可向 出版商发送一份NOI(意向通知)表明它们打算使用 原创音乐部分的计划(需在平台上线歌曲的30天内提交)。

如果流媒体平台并不知道出版商,那么它们可以向美国国会图书馆发送一份NOI。但是就我的理解,并没有任何流媒体平台使用这条渠道。

但是,流媒体平台必须支付 原创音乐版权的 机械版税(mechanical royalty)费用。目前数字购买和下载的机械版税仅为每单位购买9.1美分。

然而就流媒体平台而言,这笔费率计算显然比一个简单的数字复杂得多。Harry Fox Agency就采用非常有用的但稍显混乱的图表进行单位次流媒体的机械版税率的计算(HFA是专门为Spotify和Apple Music计算版税并代表它们向出版方面支付费用的代理公司)。

话说回来,该起诉讼宣称Spotify不仅没有支付全部的机械版税,而且连必要的 许可也没有获得。这意味着,他们并没有直接与出版公司就机械版税问题进行全面的谈判,同时也没有将任何NOI发送给对方。

作为数字版权管理公司Audiam的创始人和CEO,Jeff Price早在2年前已经开始处理机械版权方面的事务了。他曾通过电话向我表示道:

 

“数年间我已经屡次尝试与Spotify进行面对面的交谈以解决这些问题。我发送过数百万条数据流给他们,但即便我展示了一切的数据他们对此依旧没有采取任何措施。”——Jeff Price,Audiam CEO

 

Spotify的全球通信主管Jonathan Prince则声明:“我们承诺将应该支付的每分每毫都给了词曲作者与出版商。然而不幸的是,需要明确合适的版权所有者的数据却总是缺失或错误的。对于版权所有者不明确的作品,直到确认了其身份的那一刻,否则我们将一直保留这笔版税费用。我们现在正与美国国家音乐出版商协会保持着密切的联系,以便找出最佳的明确版税支付对象的方式。同时我们正投入大量的资源和技术力量去建立一个完善的出版管理系统以一劳永逸地解决这个问题。”

Price却表示这是个“带有 误导性的声明”,并且是“不准确的”。他的观点是:“作品是否得到许可是 需要 建立数据就能知道。”

好吧,这个问题似乎成了文字游戏了,而Spotify甚至还在“故弄玄虚”?先别着急,让我们放慢节奏来重新全面的分析这个问题,看看它接下来会如何发展。

音乐产业早在2000年的“Napster年代(Napster是个出现极早的音乐P2P共享平台)”。而在那个年代,音乐产业并不是利用技术去解决这些(将会出现的版权)问题,而是利用可能的资源令听众重新回到过去一张专辑不低于100元售价的CD时代。它们完全忽视了科技必然发展的趋势和消费者的心理需求。 

相信我,作为音乐人和词曲作者的我当然希望拿到全部应得版税收入了。但同时我也理解这个系统,哪怕在今天它依旧是残缺不全的。

这个行业里 没有一个人是 反派角色,Spotify并不是。他们只是有点粗心大意了,何况各大厂牌和出版商也不是圣徒。

当Spotify于2011年登录美国的时候,他们曾尝试上线的是一个流媒体版本的iTunes,因为他们认为自己能获得与iTunes相同的授权许可。但是最大的问题在于,美国的版权法律并没有跟上技术的发展。与其等待法律对技术发展的跟进,Spotify选择了直接与厂牌等 出版方达成 录制音乐版权许可的做法,但是他们却没能成功地取得所有 原创音乐版权许可。且不管他们是否知道这样的版权规定,不管怎么说,就目前的法律而言他们的行为确实是非法的。

iTunes并不需要专门向出版方交出机械版税费用,因为就美国法律而言, 机械版税已经包含在 购买作品的费用当中了。iTunes的做法是将全部的销售收入支付给厂牌,换句话说机械版权也同样支付了。随后是厂牌负责将正确的机械版权支付给出版方的操作。

但是流媒体的流程就不同了:它们需要直接将 机械版权支付给 出版方。 

Apple Music犯了与Spotify几乎相同的错误。一旦开始支付费用,那么它很可能会因为相同的理由遭到控告,而出版方就需要相应地开始计算数目。

就我个人而言,在美国我并未与任何出版管理公司合作,所以我是自己的出版人。从技术方面而言,Apple Music和Spotify等流媒体平台都应该为我的音乐向我提交NOI。我的歌曲被登记在美国版权局和ASCAP(美国作曲家,作家与出版商协会)里。事实上我经常收到Music Reports Inc(HFA的竞争对手)代表许多公司递交的NOI,比方说Amazon。但是我却从未收到来自HFA、Spotify或Apple Music的任何NOI。

所以Spotify和Apple Music就是侵占权益的一方。就是这样简单的观点。

但我又有几分同情它们。

目前并不存在全球性音乐数据库。但是这个世界上应该存在这么一份包含了所有已写、已录制和已发行歌曲的中心数据库,它应该包含以下完整数据:录制艺人,厂牌,分销公司,出版商,所有正确登记的词曲作者,嘉宾音乐人,制作人,ISRC码,ISWC码等等。

但现实是数据库还不存在呢,所以我们很难追踪到这所有的数据。但这并不是借口。 

Spotify,Apple Music,Tidal和Rhapsody等众多流媒体平台应该要求所有分销商提供每首曲目对应的全部元数据。

对于分销商而言从歌手和厂牌获得这些并不是难事,就好像流媒体从数百万的曲库中追踪数据一样,都并非难事。

如果你在Spotify搜索《All Along The Watchtower》结果会有上百首曲目出现,但只有一首是Bob Dylan演唱的(并且也是由他作词曲的)。那么其他的歌曲,不管是Jimi Hendrix,Dave Matthews等等音乐人,他们都欠Bob Dylan(词曲作者)一份机械版税。但是Spotify的数据系统如何就能知道Bobby Womack翻唱的《All Along The Watchtower》是Bob Dylon的原曲呢?仅是曲目名相同并不能认定为版权所有为同一人。

Screen-Shot-2015-12-30-at-2.30.05-PM

有许多曲目都叫做《Butterfly》,但又有谁知道Jason Mraz的《Butterfly》不仅仅是Mariah Carwey的翻唱作品呢?Walter Afanasieff共同创作了Maria Carey的版本,所以这首歌的每个翻唱版本都欠Walter和Maria一份机械版税。

Screen-Shot-2015-12-30-at-2.31.06-PM

目前暂时而言,唯一能辨别的方法就是去聆听歌曲,并且人为决定这是原创还是翻唱。

所以这就是为什么流媒体服务需要分销公司来提供这些信息了。因为这能解决所有的问题(至少对新发行专辑而言)。

但考虑到流媒体平台中已有上千万的曲目并没有完整的数据,所以音乐行业真的需要找到一条解决的办法。

有消息称Spotify专门为审核不匹配的歌曲储存了1700万 – 2500万美元的资金,以便出版商找上门来要求机械版税时便于支付。

但是无论如何,现在的法律要求流媒体平台必须在上线歌曲的30天之内取得机械版权许可。

而且倘若一旦证实Spotify存在故意侵权行为,那么等待他们的将是高达15万美元/首的侵权罚款。这是针对登记在美国版权局的单位曲目补偿规定,显然将会是一笔巨大的数目。

如果Lowery和他的公司打赢了这场集体诉讼,那么每位属于这个集体的词曲作者(没有收到NOI,没有给予 Spotify以直接许可,没有收到应该支付的机械版权费)都将平等公平的以曲目为单位平分这1亿5千万美元——不管他们上线的歌曲是多是少或是否有人聆听。

而且这不光影响着Spotify,Apple Music和其他流媒体平台都要面临这一问题,并且开始着手于解决方案的处理,不然下一个接受诉讼的可能就是他们。

 

本文作者Ari Herstand是一名洛杉矶歌手、词曲作者,同时也是音乐商业博客Ari’s Take的创始人。

Image via Sorosh Tavakoli from Flickr

 

作者:Ari Herstand

编辑:THE E.N.D.

来源:Digital Music News

 

声明: 本文由音乐人攻略团队编译出品

转载请联系 theend@gaiamagic.com

谢谢!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