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我们

技术贴:录音计划表的重要性

  • By 音乐人攻略

 

技术贴:录音计划表的重要性

- 与Dr. Susan Rogers的访谈

 

作者:Mike Harmon

编译:青猫

 

我们都来到了录音棚。可是,鼓手由于睡懒觉起晚了,吉他手也同样迟到,贝斯手不得不早点溜走因为他还要去陪他女朋友。我们之中没有一个人喜欢这种情况的发生,这就是为什么在录音之前列一个计划表是如此重要,它可以帮助你顺利的完成你作品的每一个具体步骤,节约你的时间(还有金钱)。现在假设你的乐队已经排练的很流畅,完全蓄势待发去录音棚录音了,可是为了不让你录音的整个计划泡汤,在前期有几个步骤可以预防,其中最关键的一个因素就是在录制一个作品之前准备好 项目计划表

 

Dr . Susan Rogers的访谈 (制作人/声音工程师;Barenaked Ladies, Prince)

当我们踏入录音棚的时候,事先的计划是多么重要。

 

IndieAmbassador.com: 当录制一段新的作品的时候,有哪些步骤是艺人在录音之前先要跟录音师沟通的,是关于他们的音乐,是乐器还是声音?

 

Sunsan Roger 艺人应该讨论即将到来的录音工作,同时结合他们过去的经验或者对将来作品展望。因为有充裕的时间,每一个录音作品都是对自己的审视。和你的制作人和录音师讨论一下你过去的作品,告诉他们你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把录音素材,表演,声音和混音的部分区别开来。用你的方式叙述一下你新作品的要素 - 包含什么或者不包含什么。

  可以给你的录音师和制作人播放一下其他艺人的作品,让他们了解你所谓有价值的音乐类型或者声音元素是什么样的。描述具体的声音元素用比如说“庞大”“病态”“紧绷”或者“被压缩”“扭曲的声音”的词汇,并且让每一个人都明白是非常重要的,它会让你在录音之前有尽量具体的,单一的目标。

  可以描述一下整个作品的轮廓,甚至可以包含唱片封面设计的美学因素,这会帮助制作人了解整个作品的基调(比如:强壮有力的,自信的,对抗性的,造反派的,襁褓里的天才,敏感的灵魂,好玩儿的,愤怒的青年,等等)。

乐队应该做好描述性词汇群的工作,不要让录音师和制作人掉入某一个词汇的单一概念里面。

  决定你的录音作品是否将要100%与现场演出一样,还是把唱片的感觉独立出来。最后,可以讨论下是否将要把其他音乐表演者引进过来。是不是可以加入竖琴,小风琴或者印度手鼓,比如说,你是不是要雇一个录音棚演奏者或者干脆采样?

  前期的制作是轻松好玩的,因为压力很小,花费很少,而且一切皆有可能。这是一个没有自我或者疑虑,充满想法的阶段。制作人会鼓励新鲜想法的出现,特别是从那些努力希望自己想法被尊重的艺人身上。在这个阶段,制作人必须特别小心倾听接纳,并辨明每一位演奏者的表演角色和整个乐队的工作动力。谁能保持最佳状态?谁不断的修改自己的部分?谁工作的时候最不知疲倦?谁经常休息的时候打电话?谁最容易泄气?

  录音师和制作人会讨论购买新的琴弦或者鼓皮,录音师可能会倾向部分品牌。是不是吉他手需要吟唱或者吉他效果器要重新调整,这个要在正式录音之前提前完成。钢琴的调音是在录音项目里还是在预算之内的。你会需要雇佣专业给鼓调音的人么,这些都需要一起讨论。

 

 

IA:假设你将要一次录制好几样乐器(鼓,吉他,贝斯,键盘,人声),需要多长时间去准备录音棚,是不是所有的乐手都要参加准备工作?

 

SR 一般情况下录音棚的准备工作至少需要半天时间(6-8小时),在今天小额的预算用不了这么长时间。录音师会带助理提前看一下录音棚,指出基本的布置和麦克风的选择,尽量把时间缩到最短。布置架子鼓是最费时费力的,所以鼓手要比其他人早来。在正式录音之前调出鼓声最美的音色是至关重要的。

  可以雇用一个架子鼓调音师如果这个作品的鼓手并不是这方面的专家。制作人会监管整个过程以保证录音情况是他需要的(例如:当录音师正给鼓试音的时候,让吉他手不要把功率调到最大)。主唱可以在这段时间占点便宜去休息或者去准备,因为录音师可能在晚点的时候才需要到你。

  在整个布置录音棚的过程中,录音师和助理不要去听其他艺人的唱片,除非你有明确目标去寻找某种特殊音色。制作人要把乐手从控制室里面撵出来以保证录音师可以在安静的状态下工作。

 

 

IA:假设有支乐队想要录音的时候增加一样乐器,怎样去严格遵守录音计划表并保证不会在此乐器上花费太多时间?

 

SR 制作一张专辑的录音计划表取决于预算和录音棚时间,管理这两者是制作人的责任。录制鼓,人声和混音都是关键的步骤,匆忙录音必定导致大量的硬伤。如果非要在录音流程上挤时间,尽量去避免更改它们。

通常情况下,在正式录音之前,乐曲的每一部分都会在台下先演奏熟练。

  录音师应该事先给乐手们准备一个2-mix的声音文件,可以在排练过程中用在自己的部分上。制作人和乐队其他成员要给乐手充足的私人时间演奏自己的部分。 乐手必须明白虽然他花了很多时间用在练习上,但是这不意味着你的部分不会被更改。

  聪明的乐手带着自己的想法来录音,并在其他乐手感觉自己想法已经坚定的情况下超越它们。聪明的乐队成员和制作人会有策略性的批评乐手演奏的某一部分,并且把他们的想法带入到作品中去。如果你觉得这不是个好想法,请说明白为什么不是。为什么它会跟整体专辑的概念或者作品的风格有冲突?

  在早期的录音阶段,有足够的时间去做任何事,你可以很快速的增加一个乐器的演奏。在录每个乐器的时候,让主唱随时准备,这样你可以一直花费一两个小时在主唱身上。让主唱参与到一些录制部分中来要比最后孤注一掷要好,两天录人声对于唱歌的人来说体力和精神都是挑战。

 

 

IA:如果乐手录制某些特别曲目的时候特别吃力,什么时候最适宜把精力转到录制别的乐手身上,或者,他还需要继续录吗?

 

SR 制作人必须明白他为什么会吃力,本质是什么,是演奏的问题还是想法的问题?如果是前者,制作人必须按小时的,在“你现在弹的什么”和“你要弹成什么样”之间,估算离完美演奏的差居。我们会对乐手说,“我们离成功就差几个小时”,或者说“就差那么一点点”。

  如果制作人觉得离完美录制结束就差几分钟或者一个小时,最好的方式是继续录下去。如果超过一个小时,就意味着这段时间本可以拿来录制人声,乐手可去另外一个屋子练习好再过来。如果鼓的音轨只录在最基本的阶段,一小时原则照样适用。我们可以去录另外一首歌,今天结束之前再把之前那段重录一下。

 

 

IA:录音的时候,在午餐或者晚餐的休息时间,遵守时间有多重要?一个十分钟的休息会给乐手和制作人充电吗?

 

SR 事实上,在录音棚的时间和费用都非常昂贵,制作人和录音师有休息的服务吗。他们应该期望这一整天用最少的休息时间,并至少花在制作上12个小时,在大部分的情况下。只要乐手还可以富有成效的演奏,他们就应该工作。当艺术在失败的时候,创造性的人们必须依靠技艺,这是绝大部分时候发生的事情。

  换句话说,当你的想法正在枯干的时候,你还可以有很多事情可以做,先把手头的技艺放下,去做编辑乐曲,播放重新学的乐曲部分,给明天列计划,等等。在录音棚的每一分钟都争取利益最大化,因为除了在这里的其他地方,你的竞争对手是...

  创造性工作的意义就在“输出”,但是我们不能简单的每时每刻都在”输出”。艺人需要时间去侵染他的生活 - 去“输入” - 因此我们才有一些东西去创造。如果每一个人无论体力上还是精神上都疲惫不堪,那还是不要录了。用你余下几个小时去看个电影,或者去打保龄球,或者去听音乐,去读书,把你生命的时间用起来。不要浪费你的时间去打电话,或者去缴账单,去跑腿儿。让你的时间一直在“输入”。

 

 

IA:当乐队完成它的录音阶段,他们怎样去跟录音师准备计划表去做混音和母带处理的工作?

 

SR 对于混音来讲,差不多每首歌至少需要八个小时。当你与混音师洽谈的时候,弄明白他/她是按每小时收费还是按每首歌收费。如果按每首歌(比较好的方式),跟他讨论在这个价位上能混有多少歌,需要多长时间。乐队和制作人要对作品的混音和想法达成一致,并且由一个人(通常是制作人)来与混音师交流。如果所有人都给混音师他们自己的不同想法,结果往往是行不通的。

  在混音期间,乐队应该去准备照片,唱片封面和内页,网站,还有演出。

  今天乐队的作品往往是自掏腰包而且预算都比较少,而且混音师往往都有别的收入来源,有时候不能把他大部分精力花在你的作品上。他们必须准备给乐队一个符合实际的计划表去有计划的完成混音工作。所有混音延误时间过长都是给乐队一个合理的权力去选择其他的混音师。

  如果混音工作一切顺利并接近尾声,录音师和制作人通常会选择母带处理的工程师和预定日期。

 

 

IA:在制作未来的作品的录音计划表,还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印在脑海里面的吗?

 

SR 把你账单付清了,打电话给你妈妈,给你的植物浇水,在录音之前做好进入一个不属于你的世界的准备。重要的是,让你朋友知道你将会有几周的时间无论是身体还是精神都在别处。

  在一个传统的录制环境下,一张唱片从制作开始到结束差不多平均需要700小时的时间。大概一天12个小时,一周6天,一共要10周。8周的时间音轨和矫正,还有两周时间混音。(很多伟大的唱片用的时间相当少;以上只是平均值)

  给一张专辑混音要花150个小时左右,或者一天12个小时录12天。计划用另外150个小时去做音轨和矫正。很多时间都是在作品录音棚里完成的。你做的前期筹备工作越多,你用的时间就会越少,但是要小心在前期筹备的时候不要重新学习录音唱片。危险之处在于,你的录音作品还是可以播放,虽然你只是执行了你的想法,最后的结果将会变的没有生气。

  在录音棚里留下足够的时候去做创造性的工作。

 

 

IA:谢谢你,Susan!

 

 

Dr. Susan Rogers 作为一名录音棚维护工程师在1978年开始了她的录音制作的业务。她在整个职业生涯里做过制作人和录音师,并录制了Prince的“Purple Rain”,制作了Barenaked Ladies的”Stunt”。目前,Susan在Berklee音乐学院里的音乐制作和工程系教书,她还是非盈利录音机构The Record Company的合作伙伴,提供年轻学生录音的技术。同时,她还是McGill大学实验心理学的博士。

 

编译:青猫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