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我们

值得同情的“魔鬼”:为什么音乐初创公司难以成功?

  • By 音乐人攻略

尽管数字音乐市场规模在持续增长,但是对于音乐技术初创公司而言,日子似乎并不好过。Rdio在圣诞之前坠成死灰; Cür Music承诺交给厂牌方一笔版权费用,这笔费用仍然在筹集,而最后期限已经过了(注:原文信息有误,最新消息是公司又获得了150 - 200天的筹资时间)。即便是那些暂时不用担心资金问题的巨头公司,也依旧在 短短3年间亏损了10亿美元

虽然许多业内人士真的难以对这些“音乐人吸血鬼”产生些许同情,但是网络技术型公司的实际生存环境是痛苦的:经历了将近20年的摸爬滚打,几乎没有一家拥有完整授权资质的音乐初创公司能获得盈利或成功售出。这难道不是个值得反思的问题吗——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

下表比较了当下最成功音乐技术初创公司与三大最成功技术初创公司的各种同期数据。该表格主要比较了上线时间、早期融资额与现在的估值。

Screen-Shot-2016-05-11-at-07.26.19

A轮融资是最值得关注的一列。

这轮融资意味着初创公司将拥有发布较成熟产品,或是组建完整的开发、市场等团队,将公司在市场上推向更具规模化的能力。

在A轮融资额上,Rdio、Deezer和Spotify都几乎达到了当前三大最成功初创公司的两倍额度。

Spotify是目前为止从规模和影响力来说最成功的音乐技术初创公司。自2006年创立,2009年拿到A轮融资2160万美元,这一轮融资 Spotify 与三大厂牌签订了协议。Merlin. Reports认为该公司在A轮前还烧掉了800万美元,所以Spotify在上线前就“创造”了3000万美元的资金洞。

与Uber、AirBnB以及WhatsApp比较你会发现几个有趣的现象:

1.三家公司的A轮融资规模都远小于Spotify,甚至连它的一半都不如;

2.AirBnb和WhatsApp上线两年后才融到A轮,产品的市场开发优先于规模扩张;

3.尽管贵为巨头公司,但是它们的起步阶段与大多数初创公司无异,典型的A轮融资范围为200万 - 1000万美元。

4.AirBnB在2008年拿到的62万美元种子轮投资并上线,两年后他们才稳扎稳打地拿下了720万美元A轮;

5.Uber和AirBnB有着远高于Spotify的估值,而WhatsApp被收购时市值是目前Spotify的两倍。

即便放下这几个引人眼球的“独角兽”(市值达到10亿美元级别的初创公司),毕竟对于创始人或投资人而言往往理想的出售市值是1亿美元。

过去的5年间,每年大概有100家初创公司通过IPO出售上市或收购成功退出了。这其中就包括Saas、FinTech、AdTech Social Media等一系列初创公司,但是其中 并没有音乐网络技术初创公司的身影,包括那些拥有完整授权的公司。

再仔细回溯过去曾经出现的一系列音乐网络技术公司,整整15年间我们只能找到 两个成功售出的音乐服务公司:

MusicMatch,2004年以1亿6000万美元被Yahoo收购;

Last.fm,2007年以2亿8000万美元被CBS收购。

Last.fm当时并没有取得完整授权,只是在收购完成前成功与一些版权所有者达成了协议。

那么充其量也仅仅只有这么一家具备完整授权资质并且功成身退的音乐初创公司,而那已经是2004年的事情了!

如果你是创始人或者早期投资方,会选择怎么运作呢?是继续投资音乐,冒着更高的股权稀释和资金风险?抑或是将目标瞄准在其它风险更低、回报更高的行业?

自助创业与精益创业方法现在已经被技术业界广泛认可了,然而将这种方式应用至音乐技术型初创仍是有颇多疑问的。

精益创业模型的优势十分的简单:剔除资源浪费,专注产品研发。建立,测量,学习并且反复迭代更新,直到产品足够成熟至规模化程度。它可以平衡风险并使创业更可能成功。

版权所有者与数字服务之间的商业授权方案已经发展得相当成熟(股权、优先权、最低比率等等),然而正是这套方案让音乐技术初创公司甚至在上线之前就面临着巨大的障碍。

为产业公平起见,音乐科技型公司先扩张规模后建立商业模式的陈规应该受检讨。没有哪个AirBnb房东乐意为帮助几个技术创业者而提供免费房源。同理凭什么版权所有方就应该让每个人都吃上免费的午餐呢?他们并不会这么做。

流媒体在唱片业的收益上表现出了爆发式的增长,但是若要找回自己原有的模样,这个市场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更别提它以后该怎么走下去了。

除此之外,市场现在正被几个主流玩家占领着。技术公司也不能总依赖于创新。在音乐技术领域,每 发展起一家 Apple ,其脚下就踩着像 Mircosoft 或 Nokia 这类没有压中标的品牌。

于是初创公司一次又一次地在行业的各个领域开发新的市场,而音乐板块这个顽固问题依然没有得到解决。

暂且不说音乐授权的实际协议条款,光 考虑谈判、内容管理以及使用监控的成本,已经足以决定公司的未来格局了。

当然了,也有人指出Blockchain和GRD等是问题解决的方法,技术行业也确实在基础水平层面上表现出对合作的高度适应性,以便发展出更多的创新与进步。

Facebook帮助建立了Open Compute Project(开源计算计划),其参与者几乎涵盖了所有的主流技术巨头,唯独没有Amazon。理由很简单,技术巨头并不就服务器容量竞争,它们竞争的是下一轮的创新浪潮,譬如VR、AI等一系列前沿产物。通过后端的协作来应付更高层次的竞争,这是相当明智的做法。

为了获得音乐行业的良性发展,向网络盗版开战的号角早已吹响,现今矛头直指网络“安全港”协议这类扩大收益分配缺口的问题。解决这些问题可以为音乐技术公司创造出更公平的生态环境,以便他们推出获得完整授权的合法数字音乐服务。这是整个技术行业都应该重视的问题。

让我们回到音乐技术型初创公司费尽心思与版权所有方达成协议一事上来,投资团队会怎样通过这些机会来找到更多的赢家呢?简单来说,这个问题有三个关键点:现金(cash)、资产(equity)与债务(debt)。

在创业早期就募集太多现金会使你之后寸步难行。许多观察者提出,尤其在早期阶段,企业的发展进程需要与它的收入现状相适应。

企业家们常抱怨道难以维持这样的平衡,有时企业的发展会过于迅猛。那样有其它什么办法呢?版权方选择持有现金能够降低其风险,而如果他们预期有高风险,那么风险的程度应该通过赔偿额度来体现。

在版权协议谈判首轮,企业资产就基本划分清楚。剩下的股权会在一轮又一轮的融资中被稀释,直至最终售出。但也就只有最后那么一次售出能达成,如何能使资产获得不同分配?或许有一种提法是早期保留更多的股权,将其中一部分用作后续被稀释的股权,然后持有更多股权直到被售出。这样的操作手法并不常见但确实存在。这些不过是数学游戏而已。

资产负债经常被忽视,但这在 Spotify 最近的融资中成为了重要的阻碍。负债有很多种形式,企业可以通过负债获取利息,也可以通过提前商定的条款将其转化成资产。对于现金较少的初创企业而言,这常常是一种处理方法,但对于版权所有者无疑是有风险。

以上只谈论到这个棘手问题的皮毛,但这个问题摆在眼前,牵涉到每一个处在数字音乐产业链中的人的利益,别指望有一套简单的答案。

初创公司从第一天起就以某种形式被音乐版权问题束缚住了,有没有一种创造性的方法来解决这些问题,来让数字音乐市场可以更快地革新和成长呢?

即使 Spotify 最终成功出售,它也只是第二个拥有完整授权而功成身退的音乐公司。我们需要更多这样的公司。

 

作者: Andy Edwards

来源: MBW

MGLOGO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