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我们

现场音乐如何顺应数字大潮?

  • By Fina

演出

数字音乐不单单是指一份录音而已——不断发展的其他各类数字技术也对现场音乐市场有着重要的影响,比如移动应用、社交媒体和大数据。

今年二月二十八日上午,在挪威的奥斯陆,“by:Larm”会议的参与成员一起就现场音乐进行了探讨。与会人员包括其业务拓展专家Burt McRoy,来自Intellitix公司(编者注:该公司专为有价值的问题提供解决方案)、斯德哥尔摩Debaser场地负责人Nordic region,Polaroid经纪公司的创始人Jules Parker以及The Orchard公司的共同创始人、The Raveonettes乐队和Dum Dum Girls乐队的经纪人Scott Cohen。

 

数据为王的传统演出业

当McRoy刚涉足现场演出产业时这样说道:“我老板什么都不知道,他不用Facebook也不用其他的社交网络平台。他总对我叫嚣着‘街上怎么没有海报呢?快去贴!’而我只能无奈地反驳道‘你看看Facebook上有多少人表示要来我们的活动……’”

“唱片公司真的是音乐产业中最后一个意识到这个问题的。若是没有数据在手,他们根本无从下手。他们一定要掌握了数据,才能以最合适的方法发行唱片。同时,演唱会推广商也需要去了解这些……现在他们渐渐开始明白这个道理了,同时,思想也不再像以前那般陈腐。”

Cohen表示:“我不是想要批评这些推广商们,数字时代的到来多少让他们改变了运营模式……我只是不太清楚今时今日他们所扮演的角色。我们公司的艺人只要有演出,我几乎都会找到推广宣传公司。但如果是演唱会,我们便不会找他们,因为他们做不了什么。观众们多是因为看到我们在Facebook上的推送消息,或是收到了订阅邮件才来购票看演出的。是我们自己的宣传方式奏效了,而不是因为那些演唱会推广商们。”

“在2014年,他们能带来什么价值?”Cohen继续说到,“如果我手里有一个当红的乐队,那么至少在一段时间内他们会很流行。只要我自己愿意多花一点点时间来给他们做营销推广的话,推广商就彻底失去存在的价值了,我可以直接与场地方进行联系。”

所以,我们该直接切断与推广公司的联系吗?Cohen说道:“我只是说,作为一个中间人,他们应该做出改变,实现一些与现今时代要求匹配的价值,而不仅仅是到处贴海报就算。”他还表示,普遍情况下他还得去“恳求”那些宣传公司更新一下即将开始的演唱会票务信息。

“我们现在到底身处一个什么样的破时代?!这么说吧,我们昨晚发起了一项Facebook活动,我想要知道的是,这活动的举办到底是不是真的有意义?”Cohen说道,“然后他们却会答复‘噢,我们要下周二才能拿到数据’。”

 

互联网大数据与现场音乐

当McRoy说到Intellitix公司(该公司运用RFID无线技术来进行线上购票)的情况时,谈话重点很快地集中到了大数据及其对帮助现场音乐发展的潜力等问题上。

他表示:“我们曾说过,这项技术对掌握音乐节观众情况有着实际性的作用,比如,我们可以知道他们在现场做些什么,去了哪一个舞台,或者喜欢哪支乐队。”在演出上使用RFID技术不仅可以避免假票现象,而且还能给推广商们提供更精确的消费者信息。

“如果你害怕你的信息被追踪你可以选择匿名,尽管现在很难不被信息追踪,哪怕只是一张交通卡,或者信用卡。但推广商需要你的信息仅仅只是为了完善其音乐节服务……从第一次参加音乐节开始,你的数据就已经被采集了。”

观众们可以通过轻叩内置RFID技术的特殊门票对刚刚看过的演出“点赞”。Intellitix公司曾在一次音乐节中就该技术与流媒体服务上Spotify合作,音乐节结束的第二天每位观众都收到了一份曲目表——上面罗列着他们在前一天“点赞”过的歌曲。

Cohen还提到了“顾客心路历程(Customer Journey)”这一概念,用来探讨关于专辑购买的问题:乐迷们是否会在演唱会之前那星期特地去买专辑来预热呢?又或者因为演唱会的好气氛于结束当晚去唱片店?还是在之后的那个礼拜因为持续的光环效应决定收藏一张专辑?

Cohen说:“如果你能预测出这个问题的答案,那么你就可以根据结果调整营销和推广策略。”同时他还建议道,围绕这一概念,可以相应地计划一些有目标的Facebook广告营销方案。

Parker谈到了他对旗下艺人所用一种的宣传手段,并且称赞了Songkick首创的Detour应用。这款应用使乐迷能通过众筹手段帮助喜欢的乐队举办演唱会。他指出,这款应用仅适用于有一定乐迷基础的音乐人,而不是新兴乐队。

他还高度赞扬了Bandsintown这款能为近期演唱会进行宣传的软件。“他们好像与一些管理部门有密切联系。虽然Songkick对观众来说实用性很强,但是我不确定它是否与相关管理部门有充分的沟通。”尽管有些管理人员可能持反对意见,但这款软件近期的确发展得很快。

Cohen认为多方联系很重要:音乐人该如何跟进参加了其演唱会的五百多个乐迷,并且在不同的社交网络平台或是邮件列表上与他们联系呢?而他还表示希望能看到那些有商业头脑的推广商能对其中间人这一角色进行证明。

Cohen表示:“真正聪明的推广商会选择公开数据而不是掩藏它们。这才是问题的关键,如果他们不公开手中的信息,那就相当于给整个行业定了个潜规则——没有人该这么做。”Parker则希望更多的推广商能做些线下努力,同时想办法让演唱会的气氛像俱乐部那样放松。

那么,为何不从票务公司手中获取观众资料呢?对此,Cohen表示:“票务公司才没那么耿直呢。我知道他们手里有那些信息,但是他们就是要为难你!”

 

网络直播与电子票的潜力

谈话换到了现场直播的话题(通过YouTube以及其他平台)。网站是该采取付费制还是该通过广告盈利呢?这一现象又将对购票去现场观看演出的观众群有何影响?

Cohen谈到了艺人分级的问题:最顶端的是超级明星,除此之外,其他所有人都在底层。随着酒吧跟俱乐部间歇性的停业,音乐人们通过举行小型演唱会赚到的钱越来越少。

Cohen表示:“对于那些只能号召到两百个观众的演唱会,我觉得网络直播是没什么意义的。”对此,Parker也很同意:“如果那演唱会本身就没什么吸引力,那人们自然也不需要在线上苦守直播。当然了,如果是酷玩乐队(Coldplay)的话,我觉得还是不错的。”

被问及“能够‘解锁’移动电子票潜力的‘钥匙’为何物”这一问题时,McRoy表示:“要是我能答得上来,那我就该是这个行业里的佼佼者了。”他还提醒到,那种认为人们会在看到演出海报的那一刻掏出手机购票的想法,应该不会如预期一般流行。

“当人们走在大街上时其实不太可能自然而然地花上25欧元买一张演唱会票。他们多只会考虑考虑,所以二次提醒是必要的。当坐在电脑前浏览Facebook页面时,人们才更有可能进行消费。这些都是消费心理学。”

Parker提到,美国市场上出现了一些新的App,比如Applauze和Thrillcall。这些app的主要功能是进行电子售票,同时在第一时间发布最新的演唱会消息。但McRoy也提醒道,不要逼迫人们必须在手机上进行购票,因为即使在2014年,也并不是每个人都能拥有一台智能手机。

 

扩展阅读:

音乐流媒体已成主流,演出在线直播为何还没大动静?

论在线直播现场的市场前景

【门票App盘点】八款中外演出/门票手机应用

 

来源: MusicAlly

作者:Stuart Dredge

翻译:Fina

编辑:坚果人、Mars

分享: